全部
当前的位置: 首页>
我们面临的困境和需要的解决方案(二)
时间:2010-06-13 13:45:27
第一部分 中国健康调查,我们面临的困境和需要的解决方案(二)
糖尿病统计数据 

  1990—1998年发病率升高情况 

年龄30—39岁(70%)•年龄40—49岁(40%)•年龄50—59岁(31%)没有意识到自己有糖尿病症状的人群5:34%糖尿病的后果6:心脏病和脑卒中、失明、肾脏疾病、神经失调症、牙科疾病、截肢每年糖尿病造成的经济损失7:980亿美元 

糖尿病和肥胖仅仅是健康状况不良的一种表现,其实发生这些疾病的同时,通常还伴随着其他的并发症。而这些并发症往往是一些更严重的健康问题的前兆,这些疾病包括心脏病、癌症或脑卒中。在此,我想向读者展示两组令人震惊的数据,在过去不超过10年的时间中,30岁的人患糖尿病的发病率升高了70%,而过去30年中,肥胖人群占总人口的比例升高了大约1倍。这种增长速度快得难以置信,这表示美国当前的中青年人群将在未来几十年中对美国医疗保健系统形成巨大的挑战。他们会使医疗保健系统不堪重负。现在医疗保健系统压力已经很大了,这种情况会让局面更加危险,负担更大,以至于无法承受。 

但是美国社会中最具有威胁性的疾病并不是肥胖、糖尿病或是癌症,对美国人健康威胁最大的疾病是心脏病。每三个美国人中就有一人最终死于心脏病。根据美国心脏病协会的数据,大约有1000万美国人受到心脏疾病的困扰,包括高血压、脑卒中和心脏病8。像我父亲30年前死于心脏病发作一样,你周围必定有人死于心脏病。这30年中,关于心脏病,又有了很多发现。其中最具轰动性的发现就是心脏病可以通过良好的膳食得到预防,甚至得到逆转9,10。严重心力衰竭的患者甚至不能从事最基本的体力活动,但是通过改变膳食结构,这些人就能够找到一种新的生活方式。这个发现具有革命性的意义,通过了解膳食的有关知识,我们可以携起手来,共同对付这个国家最具威胁性的疾病——心脏病。 

我们本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 

很多美国人都是慢性疾病的受害者。我们希望医院和医生能竭尽所能去帮助他们。但是报纸和法庭上却充斥着这样的故事或案例,声称:医院的医疗能力已经达到了极限,患者得不到充分的医疗护理已经成为一种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现象了。 

医学界最具代表性的杂志《美国医学协会杂志》(JAMA)发表了巴巴拉•思达菲尔德博士的一篇文章。文中称,每年由于医生误诊、用药错误以及药物不良反应和手术失误造成的死亡人数达到了225400人(见表1?5)11。临床医疗差错已经成为美国第三大死亡原因,仅仅排在癌症和心脏病之后(见表1?4)12。 

  表1?4:主要死亡原因12 

死亡原因死亡人数(人)心脏病710,760癌症(恶性肿瘤)553,091医疗11225,400脑卒中(脑血管疾病)167,661慢性下呼吸道疾病122,009事故97,900糖尿病69,301流感及肺炎65,313阿耳茨海默氏病49,558 

表1.5:医疗中造成的死亡数11 

每年死于下列事故的人数(人)医疗差错137,400非必要手术1412,000其他可以预防的治疗差错1120,000院内感染1180,000不良药物反应15106,000 

最后一类重大死亡原因是住院患者死于“药物的有害、意外或不良作用”15,而且发生在用药剂量正常的情况下16。尽管所使用的是经过严格审批的药物,用药的程序也是严格无误的,但是每年仍然有10万多患者死于这种药物意外反应15。这篇报告总结分析了39项研究工作后,偶然发现大约有7%的住院患者,即每15个住院患者中就有1人曾经历过严重的药物不良反应,“需要住院,延长住院时间,导致永久性残疾或死亡”15。在此类病例中,患者都是按照医嘱用药的。上述数字并不包括那些给药或用药方式错误的受害者,也不包括“可能”属于不良药物反应的受害者,也不包括那些未能达到预期疗效的用药患者。换句话说,“每15个住院患者中就有1位患者经历过不良药物反应”还属于非常保守的估计数字15。 

如果这些人具备更好的营养学知识,而且医学界更多地采用预防措施和自然疗法的话,我们就不用向患者提供这么多有毒、或有很强致命危险的药物了,就不会到了病情无法挽回的时候,才开始给患者使用药物;我们也不会像发狂一样,寻找各种各样的新药,力图延缓症状,减轻病痛,但在消除疾病的最根本的病因方面,却变得束手无策;我们就更不会花钱研发新药、专利保护以及商业推广“魔术子弹”一样的药物了,这种药往往会带来其他健康问题。我们当今的医疗保健系统,已经远远背离了其最初的宗旨。我们应该改变我们的思维,从一个更宏观的角度看待我们的健康问题,应把营养学知识包括进来,并予以实用。 

回顾我学过的知识,我对美国公众医疗环境的恶劣,美国人民死亡如此之早,受如此之多的病痛折磨,以及代价是如此的昂贵,感到非常吃惊。 

昂贵的坟墓 

我们在医疗保健上的花费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要多(见图1?6)。 

1997年,我们在医疗保健方面的开销超过了1万亿美元17。实际上,我们的“健康”成本一直在呈螺旋式攀升,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程度。卫生保健资金管理署预测美国医疗保险系统在2030年的总开销将达到1万6千亿美元17。医疗成本的升高速度远远超过了通货膨胀的速度。美国经济每产生7美元的收入,就有1美元花在了医疗保健上(图1?7)。在过去不到40年的时间中,相对GDP增长比例而言,我们在医疗保健方面的成本已经增加了300%。那么我们多花的这部分钱都购买了哪些东西呢?给我们带来了更好的健康保障了吗?答案是否定的。我相信公正的评论家都会同意我的看法。 

近来有研究根据16项不同的医疗保健效能指标比较了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西欧七国等12个国家的健康状况19。其他国家在医疗保健方面的平均开销只占美国在这方面的人均开销的一半。那我们一定有理由期望本国的医疗保健系统的排名高居榜首吧?实际上在这12个国家当中,美国医疗保健系统可能是最糟糕的11。在另外一项独立调查中,世界卫生组织按照医疗保健系统的绩效评估标准进行比较,美国的排名是第37名20。很明显,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并不是世界上最好的,尽管我们在这个方面投入的经费最多。 

在美国非常常见的情况是,医生对患者采取什么样的治疗措施和手段,决策的出发点常常是医疗成本,而不是能否真正解决问题。今天,美国有4400万人没有医疗保险21。在医疗健康方面花了这么大的代价,比其他国家都要高,但是有数以千万计的人连最基本的医疗保险都得不到,这种情况是很难让人接受的。 

从疾病流行率、医疗效能和经济角度考察,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步履维艰、困难重重。仅仅重复那些数字和图表并不能说明问题。我们中的许多人,花费大量时间去医院治病,或者是在养老院和看护中心陪护我们患病的亲人,你对医疗系统的效能之差肯定有切身的体会。一个本来应该提供医疗、保障健康、治疗疾病的系统却常常变成伤害我们的武器,这不是很矛盾的一件事情吗? 

关注我喜悦
用微信扫一扫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