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当前的位置: 首页>
第二部分 富贵病,破碎的心(三)
时间:2010-06-13 14:33:40
9 
第二部分 富贵病,破碎的心(三)
最不可能得冠心病的男人素描 

一个娘娘腔的市政职员或是殓装师,成天无精打采、体形消瘦、精神恹恹,没有斗志,也没什么精神,几乎从来都没有在截止日期前完成任务;胃口很差,靠水果、蔬菜、间或用谷类或鱼油点缀三餐,残喘度日;憎恨香烟,不打算拥有汽车、电视和收音机;蓬头垢面,骨瘦如柴,完全不像运动员,却经常靠锻炼来劳动那点可怜的肌肉;收入低微,血压、血糖、尿酸和胆固醇的水平都不高,靠着尼克酸、维生素B6以及长期进行抗凝血治疗来维持身体健康的人,这样的家伙患冠心病的几率是最低的。 

这篇文章的作者还不如直接说:“心脏病是真男子的专利。”从中你还注意到,以水果和蔬菜为主的膳食被认为是没有营养的膳食,尽管作者也承认,那些最不可能得心脏病的人摄入的就是这种膳食。将肉食和体力、能力、男性象征、性功能以及经济财富相联系起来的看法,在当时的科学界是很流行的,是当时的人们看待食物的角度,这种角度完全没有考虑健康证据。这种观点实际上代代相传,从第二章中描述的早期蛋白质研究的先行者开始,一直流传到现在。 

我倒希望上述文字的作者和我的一个朋友见见面,他叫克力斯•坎贝尔(虽然都叫坎贝尔,但是他和我没有血缘上的任何联系)。克力斯两度获得NCAA的一级摔跤比赛冠军,是三次美国摔跤冠军杯赛的冠军,两次参加奥林匹克比赛,还是康奈尔大学法学院的毕业生。37岁的时候,他成为美国年龄最大的获得奥林匹克摔跤比赛奖牌的运动员,当时他的体重是198磅。克力斯•坎贝尔是素食主义者,长得非常高大强壮。作为一个不太可能患心脏病的男性,他和上述文字中描述的那种人是截然不同的。 

传统的饮食观与通过膳食来预防心脏病的观点之间的论战一度非常激烈。20世纪50年代末期,我参加了康奈尔大学组织的一个讲座。当一位叫安瑟尔•基斯的知名学者谈到通过膳食预防心脏疾病时,听众中有些科学家直摇头,对此表示怀疑,宣称膳食不可能影响心脏病。在心脏病研究的早期,学者之间常常爆发激烈的论战,开明的思想往往是造成“伤亡”的首要原因。 

近期的历史 

今天在维持现状者与膳食预防心脏病的倡导之间的世纪论战仍在继续,而且强度有增无减。但是心脏病学研究的大环境已经完全改观。那么,我们在对抗这种疾病的征途中已经走了多远,取得了多少进展呢?基本来说,现状并没有得到多大改变。尽管膳食与疾病预防有很大的潜力,能干预疾病的发生,但大多数人仍将注意力集中于如何通过机械的或是化学药物的方式来干预、治疗那些病情严重的患者,膳食干预被置之一旁。手术、药物、电子仪器和新的诊断手段依然风头正劲。 

我们现在有冠状动脉分流术。在这种手术中,我们在患病的动脉旁边搭建一条“健康的”动脉分路,从而绕过动脉上的最危险的粥样斑。而最后一种手术解决方案,就是进行心脏移植,甚至在极个别的情况下使用人工心脏。我们还有一种不需要开胸手术的疗法,称为冠状动脉成形术。我们将一种很小的球囊放置在变窄的动脉血管中,将粥样斑挤压回到血管壁上,打开血流的通路。我们还有自动减颤器,重新让心脏恢复搏动。我们有心脏监护仪和精确的成像术,可以让我们在不开胸的情况下监控每条动脉血管的情况。 

过去50年中,有很多新的化学药物和新的技术应用在心脏病治疗上(相对膳食与预防来说)。在概述这种最初对心脏病进行的广泛研究时,一个医生是这样评价传统的机械手段的: 

人们曾希望,二战后工程学和科学的进步可以应用到【对抗心脏病】的战斗中来……战争使得机械工程和电子学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看似对心血管系统的研究有强大的促进作用……4 

这个方面技术的应用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当前心脏病的死亡率已经比1950年的死亡率要低58%2。死亡率下降58%看起来是工程技术和化学药品的伟大胜利。其中一个巨大的进步是心脏病发作的急诊医疗技术的进步。1970年,如果你是一位65岁以上心脏病发作者,即使你很幸运,到达医院的时候还没有咽气,你仍有38%的可能性死亡。今天,发生同样的疾病,你死亡的概率只有15%。医院的急诊反应机制比以前更为迅捷,将更多的生命从死亡线上挽救回来。2 

另外,吸烟的人数在稳定而显著地下降27,28,这也导致心脏病的死亡率随之下降。考虑到医院本身的进步、医疗设备、药物的发明、吸烟率的下降,以及更多的手术治疗措施,我们似乎有足够的理由感到庆幸,好像我们真的取得了很大的进步。 

但是,我们真的取得了那么大的进步么? 

毕竟,心脏病仍然稳居美国死亡原因排行榜的首席位置,每24小时就有大约2000名美国人死于这种疾病2。尽管我们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仍然有大量的美国人死于心脏病。 

事实上,心脏病的发病率(不是死亡率29)和20世纪70年代早期2不相上下,换句话说,尽管我们心脏病死亡的概率降低了,但是我们患病的概率和以前同样高。所以看起来,我们仅仅是在减少心脏病发作导致死亡的方面取得了一些进步。但是我们在如何减少这种疾病的发病率上,基本没有取得什么进步。 

手术:虚幻的救世主 

在我们国家使用的这些机械性的介入性治疗手段,并不像大多数人想像的那样有效。分流术最近变得非常流行,1990年大概一共进行了38万例这样的手术30,这意味着每750个美国人中就有一个人做过这样的手术。在手术中,患者的胸腔被打开,钳子、泵和各种仪器对血液流向进行重置,大腿的静脉或是胸部的动脉被切断,或是跳过这部分“有病的”血管,从而使血液绕过堵塞最严重的动脉。 

这项手术不仅成本巨大,达到46000美元32,而且每50例手术患者中就会有1人死于手术并发症31。其他的不良反应还包括:心脏病发作、呼吸并发症、出血并发症、感染、高血压和脑卒中。当心脏周围的血管被钳住关闭时,血管内壁的粥样斑会破碎掉,血流会带着这些破碎的碎片流向大脑,在大脑中产生无数的微型脑卒中。研究者已经比较过患者在手术前和手术后的智力水平,大约79%的患者在接受手术7天后,会表现出认知功能的损伤33。 

那为什么还要接受这样的手术呢?手术最大的好处是减少了心绞痛或是胸痛的发生,70%-80%的患者在接受了分流术后一年中,他们胸部不会感到疼痛34,但是手术带来的这些益处并不长久。三年后,大约1/3的患者仍然会感到胸部疼痛35。十年中,做过分流术的半数患者会死亡、心脏病发作或是再度发生胸痛36。长期跟踪回访证明,只有某些类型的心脏病患者才能因为接受分流术后而活得更长12。另外,这些接受了分流术的患者,其心脏病发作并不比没接受分流术者的少12。 

现在你还记得,哪一类的粥样斑堵塞会引发心脏病吧?最危险的粥样斑是那些小一些的,不稳定的粥样斑,分流术针对的是那些最大的、可见度最高的粥样斑,这种粥样斑会引起胸痛,但并不是引起心脏病发作的主要原因。

 

冠状动脉成形术的情况也差不多,这项操作非常昂贵,危险也比较大。通过找出冠状动脉血管堵塞的地方,我们把一个小的球囊放置在动脉血管中,让它扩张,将粥样斑挤压到血管壁上,让通过血管的血流更大。大约每16个接受这项手术的患者中就有1人,在手术过程中会发生“血管突然堵塞”,导致心脏病发作、死亡或是需要进行紧急的分流术37。即使我们当这种情况没有发生,但这项手术失败的可能性仍然很高。在手术后四个月内,有40%的患者,其经过挤压而被撑开的动脉血管仍会被关闭,导致手术失效38。但是,除了这些不太好的效果,冠状动脉成形术的确在缓解临时性的胸痛症状方面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当然,冠状动脉成形术对最有可能导致心脏病发作的小型阻塞,也并没有什么好的效果。 

所以,综合考察之下,看起来最有效的这些治疗方法其实是非常令人失望的,冠状动脉成形术和分流术并不能解决心脏病的病根,并不能预防心脏病发作,也不能延长心脏病患者的生命(除了程度最严重的患者外)。

 

这是怎么回事呢?过去50年中,尽管心脏病研究在公众中产生了良好的反响,但是我们必须问自己:我们是不是真的赢了这场战争?也许我们应该问问自己,我们还有哪些能做、但是没有去做的事情?例如,50年前学到的营养学经验,我们对此做了什么吗?那么像我们之前讨论的那样,我们很早知道了维斯特•莫尔森医生的饮食疗法,但我们又做了什么呢? 

那些发现多数都已经渐渐被公众所淡忘,我本人也是在近年来才知道这些在20世纪40年代至50年代期间开展的研究。20世纪50年代后期和60年代初期,我上研究生的时候学到的专业知识,都对这些研究持一种批判的态度。在此期间,美国人的饮食习惯变得更糟糕了。根据美国农业部的估计,与30年前相比,我们摄入的肉制品明显增多,脂肪的摄入量也更多了39。很明显,我们的方向是错误的。 

在过去20年中,随着此类信息重新浮出水面,改善现状的斗争重新又变得白热化了,少数医生证明治疗心脏病有更好的方法可供选择。他们使用更简单的方法,却更容易地取得了成功,这些方法就是饮食疗法。 

关注我喜悦
用微信扫一扫分享
9 
2013-02-14 15:52:09
做为医生,健康饮食,从我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