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当前的位置: 首页>
第二部分 富贵病,破碎的心(五)
时间:2010-06-13 14:37:46
5 
第二部分 富贵病,破碎的心(五)

迪安•奥尼什医生 

迪安•奥尼什医生是过去15年中这个研究领域的另外一位巨人。在将膳食疗法带入医疗思想最前列的工作中,迪安•奥尼什医生发挥了关键作用。他是哈佛医学院的毕业生,大众传媒的宠儿,不仅如此,他还成功地找到了数家保险公司来资助他的研究工作,并出版了几本非常畅销的书。如果你听过膳食与心脏病之间有什么关联的话,很可能是因为迪安•奥尼什医生的工作。 

他最有名的研究工作是被称为“生活方式与心脏病”的实验。在这项研究中,他用调整生活方式的办法对28位患心脏病的患者进行了治疗46,另外一组20位心脏病患者作为标准对照组。他对两组患者进行了仔细的跟踪,并对几项健康参数进行检测,其中包括:动脉血管的堵塞程度、胆固醇水平和体重。 

奥尼什医生的治疗方法和当代高科技的治疗方法是非常不同的。他让这28位患者在治疗开始后的第一周内入住一家旅馆,告诉他们控制好自己的身体状况,并要求他们进食以植物性食物为主的低脂膳食至少一年。在这种膳食中,大约只有10%的热量来自于脂肪。奥尼什医生并不限制食物的摄入量,只要该食物在允许摄入食物的列表上,这份列表中包括水果、蔬菜和谷类。研究者在列表上注明:“除了鸡蛋清,还有每天一杯脱脂牛奶或酸奶外,实验对象不能摄入任何其他动物来源的食物。”46除了膳食之外,研究组还通过各种方式来缓解患者的紧张情绪,例如静思、吐纳练习和各种放松训练。这些训练每天至少进行1小时。研究人员还要求这些患者每周锻炼至少3小时,锻炼的强度根据其疾病的严重程度而确定。为了帮助患者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这组患者每周至少聚会2次,每次4个小时,相互做精神鼓励。在治疗中,奥尼什医生并没有使用任何药物、手术措施或技术46。 

试验组的患者坚持了这种治疗方案,他们的健康状况得到了显著改善,人也变得更有活力。平均来说,他们的胆固醇水平从227毫克/分升下降到了172毫克/分升,他们的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水平从152毫克/分升下降到了95毫克/分升。经过一年的治疗,患者胸痛的严重程度、发作的频率和强度都得到了显著的缓解。而且实验证明,患者对这种生活方式贯彻得越彻底,心脏恢复的程度就越好。坚持最彻底的患者,在一年中,动脉血管的堵塞率下降了4%。4%似乎是个微不足道的变化,但请你记住,心脏病是在漫长的一生中形成的,所以一年改变4%,其实是一个让人惊讶的变化。总的来说,试验组82%的患者,其心脏病的症状在一年中都得到了显著的缓解。 

而对照组的表现就没有这么好了,尽管他们接受了常规治疗。他们胸痛的程度变得更加严重,无论是发作频率、时长和强度都比以前有所增加。举例来说,试验组的胸痛的程度下降了91%,而对照组胸痛的频率却增加了165%。而且对照组的胆固醇水平比试验组要高得多,血管堵塞的情况也更严重。这组中,最不注意膳食和生活方式调节的患者,其血管堵塞的程度,如果我们用粥样斑大小来衡量的话,一年之中平均变大了8%46。 

通过奥尼什医生、埃塞尔斯廷医生以及更早的一些先驱者,如莫里森医生,我相信我们已经找到了心脏病的解决策略。通过调节膳食,我们不仅能缓解胸痛的症状,也能对症施治,减小将来的冠状动脉疾病发病的危险。没有任何手术或是药物治疗方案——无论是在克利夫兰诊所或是其他地方,能带给人如此印象深刻的疗效了。 

未来

未来充满了希望。我们现在了解的知识几乎已经能让我们消除心脏病。我们不仅知道如何预防这种疾病,也知道如何治愈这种疾病。我们不需要打开胸腔来改变血流的方向,不需要终生服用那些药性猛烈的药物,我们只需要选择正确的食物,就能让我们的心脏一直健康。 

下一步我们要做的就是将这种膳食方式推广开来,这也是迪安•奥尼什医生目前正在开展的工作。他的研究组已经开始了一项多中心生活方式示范项目,该项目代表了心脏病治疗的未来方向。根据该项目,8个不同地区的卫生专业人员接受奥尼什医生的生活方式干预培训,来治疗心脏病。适合入选这个计划的患者,是那些病情严重到需要接受手术的患者。这些患者可以选择不进行手术,而是参加为期一年的生活方式干预治疗。这项工作于1993年启动,到1998年的时候,已经有大约40家保险公司愿意为患者提供医疗保险32。 

到了1998年,大约有200人参加了该项目,其结果是非常让人兴奋的。经过一年的治疗,65%的患者的胸痛症状完全消失,而且这种疗效是长久的。三年之后,大约有60%的患者,没有任何胸痛的症状复发32。 

除了临床疗效的优势,这个治疗计划在成本控制上也有非常突出的优点。每年美国要进行超过100万例的心脏病手术32。2002年心脏病的住院护理和治疗费用总数已经到了780亿美元,而且这还不包括药品、家庭医护或看护中心的费用2。冠状动脉成形术的费用是31000美元,而分流术的费用是46000美元32。与之相比,生活方式干预治疗计划的费用只需要7000美元。奥尼什医生及其同事的工作证明,同那些选择传统手术治疗的患者相比,参加生活方式干预治疗的患者平均能节约30000美元的费用32。 

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因为当前医疗保健产业的利润增长点主要来自药物和手术治疗,而膳食的重要性被置于传统治疗方法之后。医疗界对膳食论点的一个常见的批驳是:“患者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他们的饮食习惯。”有位医生置疑埃塞尔斯廷医生的患者能改变他们的饮食习惯,是因为埃塞尔斯廷医生让患者对这种治疗方案产生了“狂热的信仰”47。这个评价不仅是错误的,对埃塞尔斯廷医生也是一种侮辱。这是一种不攻自破的谣言,如果医生不相信患者能改变他们的饮食习惯,就不会和患者谈改变饮食习惯的可能性,或者也可能是这位医生对待患者的态度是轻描淡写的、不负责任的。对患者最不负责任的医生,是那些仅仅因为臆测患者不肯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就把性命攸关的信息隐藏起来的医生。 

一些非常知名的研究机构,也没有逃脱这种狭隘思维的怪圈。美国心脏病学协会也拟定了一份心脏病膳食指导,认为其对减轻心脏病的程度有好处。但这个膳食指导是一种折衷主义哲学的产物,而不是以真正的科学事实为依据。国家胆固醇教育署的所作所为也是如出一辙,这些机构只对那些危害健康的膳食进行小幅度的调整,就认定这样的膳食指导建议已经足够好了。即使明知你有发生心脏病的危险,甚至你已经患上了心脏病,他们仍建议你每天热量摄入的30%应该来自脂肪(其中7%是饱和脂肪),而且他们还建议你每天从膳食中摄入的胆固醇不要超过200毫克/分升48,49。 

这些机构并没有将最新的科学信息传达给美国公众。他们宣称,血液总胆固醇水平200毫克/分升是最理想的,但我们现在知道,35%心脏病发作侵袭的是胆固醇水平在150-200毫克/分升之间的美国人50(真正的胆固醇水平安全线应该在150毫克/分升以下)。我们现在还知道,如果膳食中10%的热量来自于脂肪的话,这样的膳食对逆转心脏病,或减轻心脏病症状是最为有效的。很多非常关注自身健康的美国人,按照政府推荐的膳食指导原则安排每天的饮食,他们把总胆固醇量控制在180-190毫克/分升,但是他们仍然摆脱不了心脏病的困扰甚至是早衰性的死亡,成了无辜的受害者51。 

国家胆固醇教育署在报告的结尾写了这样一段危险的话:“生活方式的改变是降低冠状动脉心脏病危险的成本最低的方法,但是即使如此,要想达到最好的疗效,还应服用降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的药物。49”这就难怪为什么美国人的健康一直在走下坡路。按道理说,针对这种最危险的心脏疾病,最知名的研究机构提出的膳食建议应该是很有效的,但该建议却警告我们,要求我们终生都依赖某种药物。 

这个国家中最知名的营养研究机构担心,如果支持那些更激进的改变生活方式的建议,没有人会听他们的。但是这些机构推荐的膳食,根本没办法与奥尼什和埃塞尔斯廷医生推荐的膳食相比。事实证明,200毫克/分升的胆固醇摄入水平并不安全,含30%脂肪的膳食也并不是低脂膳食。只要食物中胆固醇水平超过零毫克,就不是安全的。美国的国家健康医疗机构都在打着折衷主义的旗号,刻意地误导公众。 

尽管这些科学家、医生、国家卫生政策决策人认为公众会不会改变他们的饮食习惯,普通大众必须清楚地意识到以植物性食物为主的膳食是目前为止最健康的膳食。在“生活方式与心脏病”实验的研究报告中,奥尼什医生和他的同事们是这样写的:“我们的研究工作旨在证明哪些是真实的,而不是证明哪些是可行的。”46 

我们现在知道什么是真实的:纯天然的以植物性食物为主的膳食能预防并治疗心脏病,每年能挽救成千上万的美国人的生命。 

威廉姆•卡斯特里医生长时期担任弗雷明汉诊所心脏病研究中心的主任,他本人堪称心脏病研究史上里程碑式的人物,他支持纯天然的以植物性食物为主的膳食。 

埃塞尔斯廷医生,取得了医疗史上心脏病症状逆转的最佳治疗记录,他支持纯天然的以植物性食物为主的膳食。 

奥尼什医生,在非药物或非手术的心脏病治疗领域,一直占据着领先的位置。而且,他还通过实践证明:饮食疗法对患者和保险公司都有经济上的好处,他也支持纯天然的以植物性食物为主的膳食。 

我们处在一个希望与挑战并存的时代,一个人们可以把握自身健康的时代。当代最好的、对患者最具有同情心的一名医生这样说道: 

医生整体的良知和职业精神从未像今天这样面临考验。我们应该鼓起勇气,做出划时代的工作,留下值得被后人传颂的成绩。 

——小卡德维尔•B•埃塞尔斯廷医生8我深以为然!

关注我喜悦
用微信扫一扫分享
5 
2013-02-14 16:15:09
关注人类健康是第一要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