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当前的位置: 首页>
常见的癌症:乳腺癌、前列腺癌(二)
时间:2010-06-13 14:50:16
4 
第二部分 富贵病,常见的癌症:乳腺癌、前列腺癌(二)

常见问题 

基因 

可以理解,那些最害怕乳腺癌的妇女通常有乳腺癌的家族病史。家族病史说明,基因确实在乳腺癌发病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但我听到太多的人这样说:“这是遗传决定的,没办法。”而否认他们自己在预防这种疾病中的主观能动性。这种宿命论的观点不仅抹杀了个人应有的责任感,是一种对自身健康不负责任的态度,而且严重局限了我们的治疗选择。 

的确,如果你有乳腺癌的家族病史,你得乳腺癌的几率要比正常人高得多23,24。但有一研究小组发现,完全由家族病史造成的乳腺癌病例占全部病例的比率不足3%24。即使其他研究小组认定家族病史造成乳腺癌病例的比例要高得多25,美国绝大多数的乳腺癌病例也并不是由家族病史或基因决定的。但这种基因宿命论仍长久存在于美国公众的意识之中,成了挥之不去的阴影。 

在影响乳腺癌发病危险的基因中,最受关注的是1994年发现的BRCA-1和BRCA-2基因26-29。如果BRCA-1和BRCA-2基因发生突变,那么乳腺癌和卵巢癌的发病危险就会升高30,31。而且这些突变的基因可能代代相传,也就是说:这些基因是遗传基因。 

当人们为发现BRCA-1和BRCA-2基因而欣喜若狂时,有些事情却被忽略了。首先,大众中只有0?2%(每500人中有1人)的人携带有突变型BRCA-1和BRCA-2基因25,由于这些基因突变的概率很低,因此只有极少一部分的乳腺癌病例可以归结于突变BRCA-1和BRCA-2基因32,33。其次,这些基因并不是导致乳腺癌的所有基因32,还有很多其他基因参与乳腺癌的发病过程,其中的很多基因还没有被发现。第三,即使有人携带有BRCA-1、BRCA-2和其他乳腺癌致病基因,这些基因也不一定必然会表达,导致乳腺癌发生。环境因素和膳食因素对基因是否能够表达有着重要的调节作用。 

最近有一篇论文31总结了22项评估携带BRCA-1和BRCA-2突变基因妇女的乳腺癌(和卵巢癌)发病危险的研究。总体来讲,对于这种突变基因携带者而言,BRCA-1突变基因携带者的乳腺癌和卵巢癌的发病危险分别是65%和39%,而携带BRCA-2突变基因的妇女乳腺癌和卵巢癌的发病危险分别是45%和11%。携带这些基因的妇女,乳腺癌发病危险的确较高。但即使对这些高危妇女,我们仍然有理由相信,如果她们能把注意力转移到膳食结构的调整上,也会取得比较好的防治效果。研究已经证明,大概有一半携带这些基因的妇女不会患上乳腺癌。 

总之,尽管BRCA-1和BRCA-2基因的发现给乳腺癌研究带来了新的角度,但过分强调这些特殊的基因及其致病性是没有确切依据的。 

我并不想否认,对这些基因进行研究,对携带这些突变基因的少数妇女而言有重大的意义。但是我想说明,这些基因首先要表达才可能导致癌症的发生和发展,而营养可以影响这个过程。从第三章的讨论中,我们已经看到高动物蛋白膳食对基因表达的影响是很大的。 

筛查和非营养预防措施 

在了解了这些有关遗传危险和家族史的信息之后,女性通常被鼓励去接受乳腺癌筛查。乳腺癌筛查是有用的,特别是对那些经检测BRCA基因为阳性的妇女。但是你应该记住,很重要的一点是乳房X线摄像或者是基因检查只能确定你是否携带BRCA基因,并不意味着能预防乳腺癌的发生。 

筛查仅仅是一种观察,看一看这种病是否已经发展到了能够监测到的水平。确实有些研究34-36发现,经常接受乳房X线摄像检查的妇女,其死亡率要比不接受这种检查的妇女要低。这表明:越早发现癌症,治疗方法越可能奏效。这些研究结果没错,但是关于此类研究的统计数据应该怎样解读存在很大的争议。 

诊断出患有乳腺癌后,至少存活5年的可能性要比以前高很多37,这是一项用来支持早期检测和确保治疗的统计资料。这项数据真正的意思是:妇女定期参加乳腺癌筛查,以便在更早的阶段发现乳腺癌。如果乳腺癌更早地被诊断出来,5年之内死亡的危险会更小,与患乳腺癌妇女是否接受治疗无关。结果证明这些妇女的5年存活率提高了,但原因在于更早地诊断出来乳腺癌,而不是因为治疗技术真的比过去先进了38。 

除了现有的筛查手段,还有其他一些非营养预防措施也得到了大力的宣传和推广。对于那些携带BRCA基因和有乳腺癌家族史而导致乳腺癌发病可能性比较高的人来讲,她们对这些措施是非常感兴趣的。这些措施包括服用一种叫做他莫西芬的药物以及/或接受乳房的切除术。 

他莫西芬是一种用于预防乳腺癌的常用药物39,40。但是对于长期服用这种药的益处并不清楚。有一项在美国进行的研究证明:如果乳腺癌发病危险性高的妇女服用他莫西芬超过4年的话,它可以显著地将乳腺癌的病例数减少49%41。但是这种疗效可能仅仅限于雌性激素水平非常高的妇女。也正是因为这个研究结果,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才批准只有符合某些标准的妇女才可以服用他莫西芬42。其他的研究结果显示:对于他莫西芬的这种期望是没有什么科学依据的。两项在欧洲进行的规模不大的试验43,44就没能证明他莫西芬的作用具有统计学的显著意义,令人对他莫西芬的神奇疗效产生怀疑。而且他莫西芬的副作用比较强,有导致脑卒中、子宫癌、白内障、深静脉血栓形成和肺栓塞等的危险。但人们仍然相信为了获得对乳腺癌的预防效果,冒这些副反应的危险是值得的42。另外,对其他的化合物也进行了研究,试图寻找他莫西芬的替代品。但是这些化合物的疗效非常有限,而且它们也和他莫西芬一样,有比较大的不良反应45,46。 

诸如他莫西芬这样的药物,以及之后兴起的同类药物被统称为抗雌激素药物。实际上,它们的作用机制是通过抑制雌激素的活性,来发挥抗癌的生理效用,因为已知雌激素水平的升高与乳腺癌发病危险升高有关4,5。那么我想提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为什么我们不首先质问一下雌激素的水平为何会这么高呢?如果我们能找到导致高水平雌激素的营养原因,为什么我们不直接采取治本的措施呢?我们已经找到足够的证据证明:低动物蛋白、低脂肪、高纯天然素食的膳食能够有效降低雌激素的水平。我们不把膳食结构的调整作为解决问题的方法,却花费数以千万计的经费研究和推广可能是无效、但一定具有副作用的药物。这是多么不可思议啊! 

膳食因素对女性荷尔蒙水平的影响在科学界早已广为人知,但最近的一项研究提供的证据给人的印象尤其深刻47。有几种女性荷尔蒙的水平随着青春期的来临而升高,通过给8-10岁的女孩提供适当降低脂肪和蛋白质比例的膳食,为期7年,则会使她们的荷尔蒙水平平均降低20%-30%(像黄体酮的水平甚至降低50%)47。这项研究结果是非常与众不同的,因为在这项研究中,我们只是对膳食进行了适当的调整,就取得了如此明显的变化。而且这个效应恰好作用在女性发育的一个非常关键的阶段,同时这个阶段也是乳腺癌的萌芽阶段。这些女孩子摄入的膳食中脂肪的含量不超过28%,而胆固醇的含量则少于150毫克/天:这是一种适当的以植物性食物为主的膳食。我相信如果她们采用一种完全不含动物性食物的膳食,并且更早接受这种膳食的话,对她们健康的好处会更大,包括月经初潮的延迟到来,以及乳腺癌的发病危险会更低。 

乳腺癌高危妇女通常只有三种选择:一种是等待观望;一种是服用他莫西芬这类药物,而且要终生服药;第三种就是做乳房切除术。但实际上应该还有第四种选择,就是接受不含动物性食物和低精制碳水化合物的膳食,另外,乳腺癌高危妇女定期进行监测。我支持第四种选择,我认为即使是那些已经接受了第一次乳房切除术的患者最好也采用这种膳食。在人体试验当中,我们已经看到这种膳食对多种疾病都有非常好的疗效,包括晚期心脏病48,49、Ⅱ型糖尿病(具体请见第七章)、晚期黑素瘤50(一种致死性皮肤癌)以及肝癌51(动物实验证明)。 

关注我喜悦
用微信扫一扫分享
4 
2013-03-03 21:54:28
基因,就相当于种子,如果不种在地里,不给阳光,不给雨露滋润,就不会发芽,我认为全素食就会阻止种子的发芽。要想健康,吃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