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当前的位置: 首页>
常见的癌症:乳腺癌、前列腺癌(三)
时间:2010-06-13 14:51:32
第二部分 富贵病,常见的癌症:乳腺癌、前列腺癌(三)

环境化学物质 

关于乳腺癌的病原,也有另外一种颇受争议的说法,就是乳腺癌是环境化学物质诱发造成的。已有证据证明,环境中一些广泛分布的化学物质能够干扰人体激素的分泌,但是目前还不确切知道受影响的是哪些激素。这些化学物质还有导致生育功能异常、先天畸形和诱导Ⅱ型糖尿病的作用。 

这类恶性化学物质有很多种,多数都与工业污染有关。其中一类,包括二恶英和PCBs,能一直稳定地存在于环境中,即使摄入体内也不会被机体代谢。因此这类化学物质不会被排出体外。因为没有被代谢,这些化学物质会在机体脂肪和乳母乳汁中蓄积。已知其中有些化学物质促进癌细胞生长,尽管人因接触这些物质患癌症的可能性并不大,但如果过量摄入含有这些物质的牛奶、肉制品和鱼类食品,则可能会诱发癌症。事实上,这些化合物的90%-95%都来自动物性食品,这也是摄入动物性食品比较危险的原因之一。 

第二类被认为可能引发乳腺癌52和其他癌症的环境化学物质是PAHs(多环芳烃),PAHs主要来自汽车尾气、工厂烟囱、沥青产品和香烟烟雾,在其他工业生产活动中也会产生。与PCBs和二恶英不同,PAHs可被我们的身体代谢,就是说我们摄入PAHs后,可以将PAHs代谢并排出体外。但我们会面临这样一个问题,当我们体内代谢PAHs时,会产生中间代谢产物,这些中间代谢产物与DNA反应,与DNA结合形成复合物或加合物(请参考第三章)。这也是癌症发病的第一步。实际上,近年来实验室证据证明,这些化学物质能够影响乳腺癌细胞的BRCA-1和BRCA-2基因表达53。 

在第三章中,我描述了我们实验室的一些工作,实验证明当有非常强的致癌物质进入体内,癌症诱发的速率主要由营养控制。因此PAHs代谢产物结合在DNA上的速率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我们的膳食所控制的。非常简单,如果你摄入典型的西方膳食,就会加快化学致癌剂如PAH结合在DNA上形成引发癌的产物的速率。 

近来研究证明,纽约长岛患乳腺癌妇女54体内PAH-DNA加合物水平稍有升高。这可能是因为患乳腺癌的妇女摄入肉食较多,使PAHs结合到DNA上的量增多。而PAHs的摄入量与乳腺癌发病危险之间可能并没有任何关系,这是完全可能的。实际上,该研究显示,这些妇女体内PAH-DNA加合物的数量似乎与摄入PAHs的多少没有关系54。这怎么可能呢?事实上,这些妇女摄入PAHs的量大致相当,维持在比较低的水平上,发病的妇女正是摄入肉食较多者,这种膳食导致PAHs更多地结合到DNA上。 

在长岛的这项研究中还发现:乳腺癌与摄入不能代谢的化学物质(如PCBs和二恶英)的数量没有关系55。这项研究结果让“将环境化学物质和乳腺癌联系起来”之类的言论渐渐得以平息。这项研究和其他一些研究都证明了,环境化学物质对乳腺癌的影响要比我们所选择的饮食的影响小得多。 

激素替代疗法 

我还必须简单谈一下另一个与乳腺癌有关的话题,也是本书中关于乳腺癌的最后一个问题——是否使用激素替代疗法(HRT)的问题。激素替代疗法会增加乳腺癌的发病危险。激素替代疗法是很多妇女到更年期后采用的一种治疗方法,主要用于减轻更年期症状,保护骨骼健康和预防冠心病的发生56。但现在已经证实,激素替代疗法并不像我们当初想像的那么好,可能有严重的副作用。那么,是哪些副作用呢? 

恰好在我写这段评论的前一年,某些有关激素替代疗法的大型试验研究结果被公布出来56。其中我最感兴趣的是两项大规模的随机干预性试验研究:一项是妇女健康调查(WHI)57;另一项是心脏病与雌激素/孕酮替代治疗研究(HERS)58。在那些采用激素替代疗法的妇女当中,5年2个月之后,WHI的结果是乳腺癌病例增加了26%,HERS参加对象的乳腺癌病例更是增加了30%59。这些研究结果一致证明:激素替代疗法会造成女性荷尔蒙暴露量升高,确实会导致乳腺癌发病率升高。 

激素替代疗法曾被认为能降低冠心病的发病率56,但这并不一定可靠。在大型WHI试验中,每10000名绝经后健康妇女使用激素替代疗法后,就有7人以上患有心脏病,8人以上患有脑卒中,8人以上患有肺栓塞57。恰恰与我们的预期相反,激素替代疗法可能会增加心血管疾病的危险。激素替代疗法对结肠直肠癌发病率和骨折发生率确有有益影响,采用此疗法的妇女,每10000人只有不到6例的结肠癌和不到5例的骨折57。 

当你看到这些数据的时候,你会怎么抉择,是仅仅通过简单加减这些数字看激素替代疗法好处明显还是坏处明显,然后选择是否采用这种疗法?我们可以让妇女自己做决定,这取决于她们更害怕哪种情况,是增加患上某种疾病的可能性,还是忍受更年期的不适。很多医生实际上也是这么做的。但这对处于更年期困境中的女性来讲,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她们必须选择:是不用任何干预措施,自然度过更年期的生理和心理煎熬,还是通过替代疗法控制更年期不适感,但却付出患乳腺癌和心血管疾病危险加大的代价?保守地说,这种选择让人发狂。 

我建议,与其依赖激素替代疗法,不如通过饮食来控制更年期反应。我的理由如下: 

● 在育龄期,妇女荷尔蒙水平会升高,但在进食以植物性食物为主的膳食的妇女中,荷尔蒙水平升高的程度要稍弱一些。 

● 当女性到育龄末期,与生育有关的荷尔蒙会降低到“基准”水平。 

● 随着更年期的到来,以素食为主的女性,其荷尔蒙降低的幅度较小,而以动物性膳食为主的妇女降幅较大。我们可以通过假设一组数字来说明这种情况,即前者会从40降到15,而后者是从60降到15。 

● 这些荷尔蒙水平的突然改变是导致更年期症状的主要原因。 

● 而以植物性食物为主的膳食引起荷尔蒙水平的变化幅度小得多,更年期症状也会轻得多。 

我们根据已知事实所做的推理应该是十分合理的,后续研究结果证明了这个推理。即使以后没有更多的研究结果支持这些细节,以植物性食物为主的膳食仍然能够使其他原因引起的乳腺癌和心脏病发病危险降到最低程度。以植物性食物为主的膳食是世界上最奇妙的东西,是任何药物都不能比拟的。 

在上述种种涉及乳腺癌发病危险的问题中(无论是使用他莫西芬,是激素替代疗法,还是环境化学物质接触量或预防性的乳房切除术),我相信这些治疗和预防措施都分散了我们的注意力,让我们偏离了正确的治疗选择,没能注意到实际上有更安全、更有效的营养对策。所以,改变我们对疾病的认识是至关重要的。另外,我们还应该向广大女性朋友提供她们急需的信息,这也是至关重要的。 

关注我喜悦
用微信扫一扫分享
2013-03-03 22:05:55
人,其实不需要吃那麽多食物。我深有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