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当前的位置: 首页>
常见的癌症:乳腺癌、前列腺癌(四)
时间:2010-06-13 14:52:54
3 
第二部分 富贵病,常见的癌症:乳腺癌、前列腺癌(四)

大肠癌(包括结肠癌和直肠癌) 

2002年6月底,乔治•W•布什总统将权力暂时移交给副总统切尼2个小时,因为他要接受结肠镜检查。鉴于布什总统接受结肠镜检查对世界政局的影响,这件事变得家喻户晓,连带着结肠和直肠检查也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全国上下,不管是喜剧演员以此作为笑谈的话柄,还是媒体报道整个事情的经过,大家都在讨论结肠镜检查这个东西是什么,它到底是干什么用的。整个国家把关注的焦点转移到一种恶性疾病——结肠直肠癌上面,这是一个罕见的现象。 

结肠癌和直肠癌都是大肠癌,在诸多方面两者具有很多相似之处,因此,常被合称为结肠直肠癌。以死亡率而言,它是世界第四大60和美国第二大癌症。6%的美国人患有直肠结肠癌37,甚至有人宣称,在“西方化”的国家中,70岁以上的人有一半以上会患有大肠肿瘤,其中10%会发展成恶性肿瘤61。 

地理分布的不均衡 

北美、欧洲、澳大利亚以及富裕的亚洲国家,如日本、新加坡这些国家,其结肠直肠癌的发病率非常高。而非洲、亚洲和大多数的中南美洲国家中,结肠直肠癌的发病率则非常低。如捷克每10万名男子中有34?19人死于结肠直肠癌。而在孟加拉国,每10万名男子中有0?63人死于这种癌症62,63。图8?3显示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结肠直肠癌平均死亡率的差别,这些死亡率都已经按照年龄组别进行了标准化调整。 

数十年来不同国家间结肠直肠癌发病率的显著不同已广为人知,问题是为什么会有这种不同,是由遗传因素还是由环境因素造成的? 

现在看来,包括膳食在内的环境因素在结肠直肠癌发病中发挥着最重要的作用。对移民的研究证明,人们由结肠直肠癌低危地区移居到高危地区,经过两代之后,结肠直肠癌发病危险就会升高64。这就证明膳食和生活方式是结肠直肠癌的重要病因。其他研究证明,当同一人群的膳食和生活方式改变后,其结肠直肠癌发病率也随之迅速改变64。同一人群发病率的变化显然不能用遗传来解释,因为通过遗传造成永久性的、广泛的基因变化需要上千年时间。很明显,主要是环境或生活方式导致结肠直肠癌发病率的升高和降低。 

在30年前发表的一篇经典的论文中,研究人员比较了世界上32个国家的环境因素和癌症发病率的关系65。他们发现结肠癌和肉类食品之间的关联关系是癌症与膳食因素间最具代表性的关联关系之一。图8?4显示了23个国家女性结肠癌与肉制品摄入的关联情况。 

这篇报道指出,摄入肉食、动物蛋白和糖较多而谷类较少的国家中,妇女的结肠癌发病率较高65。另外一位我曾在第四章提及过的研究人员,丹尼斯•勃凯特,提出了这样一个假设——纤维摄入对消化道健康非常重要。他比较了非洲人和欧洲人的粪便样本和纤维摄入量后指出:结肠直肠癌发病的重要原因之一是纤维膳食摄入不足66。我们还记得吧,纤维只存在于植物性食物中,它是植物的组成部分,不能为人体消化。利用一项比较了7国膳食的著名研究的数据,研究者发现:如果你每天多摄入10克膳食纤维,结肠癌发病的长期危险将降低33%67。大约一杯红莓、一个亚洲梨或一杯豌豆中都含有10克纤维,而一杯豆类食物的纤维含量远远超过10克。 

这些研究都表明膳食和结肠直肠癌之间存在着非常重要的关联关系,但到底是什么降低了结肠直肠癌的发病率呢?是纤维、果蔬、碳水化合物,还是牛奶?这些食物或营养素都曾被研究人员所推崇,认为可以有效防治结肠直肠癌。有关的争论非常激烈,但并没有任何一个结论真正能达成共识。 

独特的治疗方法 

在过去的25年中,多数有关膳食纤维和大肠癌关系的争论都可以追溯到勃凯特在非洲的研究工作。很多人都是先听说了勃凯特的大名,才了解到纤维能够保证结肠直肠的健康。你可能听说过纤维对预防结肠癌有好处。至少你曾经听说过纤维可以让“大便通畅”,这也是为什么梅干等零食受人欢迎的原因。 

但迄今还没有人能够证明纤维素就是预防结肠直肠癌的有力武器。为什么我们不能对此下一个确切结论68,称纤维能够预防结肠直肠癌呢?这里面有重要的技术原因,这些技术原因都直接或间接地与这一事实有关——即膳食纤维并不是简单的单一成分,它由几百种物质组成,而且它对健康的影响也是通过一系列复杂的生物化学和生理学反应而完成的。每次研究者试图去评估膳食纤维对健康的影响,他们都必须清楚要对这几百种成分中的哪一种进行检测,及采取何种检测方法。对摄入体内的纤维的每个亚成分的作用进行监测,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因此也无法建立一种标准的检测方法。 

因为没有办法建立一种标准的检测方法,我们在中国健康调查中不得不使用十几种方法来检测纤维的作用。正如第四章中总结的那样,随着各种类型纤维摄入水平的升高,结肠直肠癌的发病率下降69。但我们无法指出哪种纤维在这个效应中最为重要或特别有效70。 

尽管无法证明,但我仍然愿意相信勃凯特66的假设即含纤维的膳食具有预防结肠直肠癌的作用是正确的,而且其中的部分作用是各种纤维的总合作用。实际上,膳食纤维预防大肠癌的假说已被证明是非常有说服力的71。1990年,有一组研究人员总结了60项有关纤维和结肠癌关系的研究项目,他们发现大多数研究结果都支持纤维预防结肠癌的观点。将研究结果综合后,研究人员发现:摄入纤维量最高的人和摄入纤维量最低的人相比,前者结肠癌发病危险要低43%71;而摄入蔬菜最多的人和摄入蔬菜最少的人相比,前者结肠癌发病危险要低52%。尽管在如此之多的数据面前,研究人员仍指出,这些数据并没有提供足够的证据表明,预防效果究竟来自蔬菜中的纤维成分还是非纤维成分71。纤维本身是我们寻找对抗预防结肠直肠癌的有力武器吗?直到1990年,我们仍然不知道答案。 

两年后(1992年),另一组研究人员总结了13项结肠直肠癌患者和健康对照的比较研究结果72。他们发现摄入纤维最多的人比摄入纤维最少的人结肠直肠癌的发病危险要低47%72。他们发现,如果美国人每天从食物中(而不是服用补充剂)多摄入13克纤维,结肠直肠癌的患者数量可以减少1/372。你还记得吧,现实生活中,13克纤维可以从任何一杯豆类食物中获取。 

最近,一项规模庞大的研究(EPIC)收集了欧洲51万9千人纤维摄入和结肠直肠癌关系的数据73。从研究中发现,摄入膳食纤维最多的20%的人与摄入纤维最少的20%的人相比,直肠结肠癌的发病危险要低42%。摄入膳食纤维最多的人每天约摄入34克纤维,而摄入最少的人平均摄入量仅为每天13克73。在此我们有必要再次声明,与其他研究一样,上述研究中提到的膳食纤维都来自食物,而不是来自补充剂。所以尽管我们说含纤维的膳食能够明显降低结肠直肠癌的发病危险,但我们仍不能确信特定纤维本身有这样的作用。也就是说,如果你直接摄入从食物中分离出来的纤维,未必能达到预防结肠直肠癌的效果。但如果你摄入本身富含纤维的植物性食物,就肯定会有这样的好处。这些食物包括蔬菜(非根部)、水果和全谷类食物。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甚至不能肯定结肠直肠癌的预防有多少归功于含纤维的食物,因为当人们摄入更多植物性食物时,摄入动物性食物的量就会减少。换言之,预防效果是来自于水果、蔬菜和全谷类食物的保护性作用,还是因为减少了肉制品的摄入,因此降低了对健康的不利影响,或者是两种作用都有,我们无法确定。最近在南非的一项试验帮助我们解答了这个问题。南非白人大肠癌发病率比黑人高17倍。早先我们曾认为,原因在于黑人主要食用的是没有经过加工的玉米74。这些玉米给黑人提供了更多的膳食纤维。但最近几年,黑人越来越多地食用精加工的玉米,这些玉米经粉碎研磨后没有纤维,所以他们现在摄入的纤维甚至比白人还少,但黑人的结肠癌发病率仍然非常低75。这让我们怀疑,结肠直肠癌症的预防效果有多少来自纤维本身。经研究证实,南非白人结肠癌发病率更高可能是因为他们摄入的动物蛋白、总脂肪和胆固醇量更高。从图8?5可以看到,白人动物蛋白的摄入量是77克/天,而黑人是25克/天,白人总脂肪的摄入量是115克/天,而黑人是71克/天;白人胆固醇摄入量是408毫克/天,而黑人是211毫克/天。研究者认为,白人结肠癌的高发病率很可能是动物蛋白和脂肪摄入量高造成的,而不是因为缺乏膳食纤维的保护作用76。 

那么我们现在明确了,如果膳食中植物性食物比例高而动物性食物比例低的话,就有助于预防结肠直肠癌。尽管缺乏细节方面的证据,我们仍可向公众推荐这样的膳食。所有数据都明确地证明,纯天然的以植物性食物为主的膳食可使结肠直肠癌的发病率显著降低。我们不需要知道哪种纤维起了作用,涉及了哪些机制,甚至预防效果中有多少可以单独归功于纤维。 

关注我喜悦
用微信扫一扫分享
3 
2013-03-03 22:13:50
高蛋白饮食是很多疾病的罪魁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