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当前的位置: 首页>
第二部分 富贵病,自身免疫病(二)
时间:2010-06-13 14:59:29
8 
第二部分 富贵病,自身免疫病(二)

Ⅰ型糖尿病 

在Ⅰ型糖尿病中,免疫系统攻击产生胰岛素的胰腺细胞。这种破坏性的、无法治愈的疾病主要发生在儿童之中。它给年轻的父母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和艰难的经历。但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这种疾病和我们的膳食有关系,特别是我们每天摄入的奶制品。牛奶中的蛋白质诱导Ⅰ型糖尿病12-14的发生,很早就见著于文献。其过程很可能是这样的: 

● 婴儿接受母乳喂养的时间不长就开始喂以牛奶蛋白质,很有可能是婴儿配方奶中的牛奶蛋白质。 

● 牛奶进入小肠后,被分解成氨基酸碎片。 

● 对于某些婴儿来讲,牛奶不能完全被消化,于是这种原初蛋白质的氨基酸小链或片断就存留在小肠当中。 

● 这种没有完全被消化的蛋白质片段被吸收进了血液。 

● 免疫系统识别了这些片段,将它们作为外来的入侵者,并开始破坏它们。 

● 不幸的是,这些蛋白质片段和产生胰岛素的胰腺细胞完全相同。 

● 免疫系统丧失了识别牛奶蛋白质片段和胰腺细胞的能力,并开始攻击两者,导致儿童的胰岛素生成功能的破坏。 

● 这个孩子变成了一个Ⅰ型糖尿病的病人,在他以后的生命中,不得不依赖外源的胰岛素注射。 

这个过程可以缩略成一句话:牛奶可能是导致儿童发生一种最富杀伤性疾病的病因。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个话题是当今营养学界最富争议性的话题。 

有关牛奶的这个作用的研究,其中一篇发表在1992年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12上的报道最为著名。芬兰的研究者采集了4-12岁Ⅰ型糖尿病患儿的血样,然后他们检测了血液当中牛血清白蛋白(BSA)的抗体水平,BSA是一种消化不完全的牛奶蛋白质。他们在没有糖尿病的儿童中做了同样的检验,并且比较了这两组的检验结果(这里请记住,抗体是抗原的“镜像”)。有牛奶蛋白质抗体的儿童以前一定摄入过牛奶,这也意味着牛奶当中没有被完全消化的蛋白质片段一定进入了儿童的血液循环系统中,导致抗体的产生。 

研究者发现很值得注意的现象,即在所有142个患糖尿病的受试对象当中,每个人的BSA抗体水平都超过了3?55,而在79名正常儿童中,每个人的BSA抗体水平都低于3?55。 

在健康组和糖尿病组的儿童中,其抗体水平是完全不重叠的。所有患糖尿病儿童的BSA抗体水平比那些非糖尿病儿童的都要高。这说明两件事情:首先,抗体水平更高的儿童摄入的牛奶一定更多;第二,抗体水平高可能会导致Ⅰ型糖尿病。 

这些研究结果在学术界引起很大的反响。抗体水平的完全不同使这项研究非常引人注目。这项研究12以及之前的一些同类研究15-17,在随后几年引发了大量的后续研究工作。这些研究工作至今还在进行13,18,19。 

从那时开始,有些研究观察了牛奶对BSA抗体水平的这种影响。这些研究结果,除一项研究外,其他研究都证明牛奶能够增加Ⅰ型糖尿病儿童体内BSA抗体水平18,尽管各项研究中检测出的抗体水平增加幅度不尽相同。 

过去10年中,科学家不仅研究了BSA抗体,还对糖尿病发病机制的其他方面进行了研究,描绘出一幅完整的糖尿病发病场景图。简单讲,糖尿病发病机制是这样的13,19:某些婴儿或者非常小的孩子具有某种特殊的遗传背景20,21,如果太早就停止母乳喂养22,转为牛奶喂养的话,或是被某种病毒感染,肠道免疫系统被破坏19,他们患Ⅰ型糖尿病的危险是比较高的。一项在智利进行的研究23主要考察了前两项因素,牛奶和遗传背景。遗传易感性儿童如果很早就断奶,并且开始摄入以牛奶为主的婴儿奶粉,他们发生Ⅰ型糖尿病的危险是那些没有这种遗传背景而且是母乳喂养至少三个月(最大程度上降低了这些孩子接触牛奶的可能性)的孩子的13?1倍。另外一项在美国的研究也证明,这些遗传易感性的孩子如果从婴儿时期就开始用牛奶来喂养的话,他们发生Ⅰ型糖尿病的危险是没有这样的遗传背景而且母乳喂养至少三个月的孩子的11?3倍24。11-13倍的发病危险是非常高的,实际上,任何超过3倍到4倍的数据都被认为是具有非常高的显著差异。为了给你一个更清楚的认识,我们来对比一下其他的数据,吸烟的人患肺癌的危险要比不吸烟的人高10倍(但仍然比11-13倍的小);那些有高血压和高胆固醇的人,患心脏病的危险要比没有高血压和高胆固醇的人高2?5-3倍(请参考图9?2)。18 

那么11-13倍的Ⅰ型糖尿病的危险到底有多少是由于很早就接触到了牛奶而产生的,有多少是由于遗传背景造成的?当前普遍认为,Ⅰ型糖尿病主要是由遗传背景造成的,医生中也公认这样一个观点。但遗传背景只能解释一小部分患Ⅰ型糖尿病的病因,而且基因并不能单独地起作用,基因的表达需要诱导因素,否则基因的效果不会显现出来。已经观察到:在孪生子当中,其中一个人患上了Ⅰ型糖尿病的话,第二个人患病的几率只有13%-33%,即使他们携带同种基因13,20,21,25,26。如果两人属于同卵双生子,就是遗传背景完全相同的孪生子,假设Ⅰ型糖尿病是由于基因造成的,那么这两个双生子患病的概率应该是一样的,如果一个人患糖尿病,那么另外一个人患糖尿病的概率应该接近100%。但是第二个孪生子患Ⅰ型糖尿病的危险只有13%-33%,这可能是由于孪生子同时受到一个共同的环境或是膳食的影响所造成的。 

我们来看一下图9?3显示的趋势。图9?3显示的是环境当中的一个因素——即牛奶摄入量和Ⅰ型糖尿病的关系。在12个国家27的14岁以下儿童中,牛奶摄入量与Ⅰ型糖尿病发病关系的调查发现,两者之间存在非常好的线性关系28。从中我们可以看到,牛奶摄入量越多,Ⅰ型糖尿病患病率越高,在芬兰,Ⅰ型糖尿病的发病率是日本的36倍29。同时,牛奶的平均摄入量芬兰也是最高的,但在日本这一数值是非常低的27。 

就像我们在其他富贵病中观察到的一样,当某个人群从一个发病率低的地区迁居到一个发病率高的地区,随着他们膳食和生活方式的改变,发病率就会迅速增高30-32。这就证明了,即使个体携带这种致病基因,这种疾病也只是因为膳食和生活环境中某些因素的改变而被诱导发生的。 

疾病随时间发展的变化趋势也证明了这一点。全球Ⅰ型糖尿病的患病率正在以惊人的每年3%的速度增长33。这个增速是各地区人群的一个平均增速值,尽管各地区人群的发病率增加幅度可能有显著不同。这个相对来说比较快的增速是不能以基因易感性,也就是遗传背景来解释的。因为在任何一个大的人群当中,基因相对而言是比较稳定的,除非面临剧烈的环境改变。在这种压力下,一组人群可能比另外一组人群更容易生存下来。例如,如果携带Ⅰ型糖尿病基因的家族,其后代都能够正常成长;而那些没有Ⅰ型糖尿病基因的家族,他们都没有后代,家族也就渐渐地消亡;这就会导致与Ⅰ型糖尿病相关的基因在后代的人群中变得更为普遍。现实生活中并不是这样的一种情形。因此Ⅰ型糖尿病以每年3%的速度增加,说明基因并不是导致疾病的惟一原因。 

在我看来,现有证据非常明显地指出,牛奶可能是Ⅰ型糖尿病的一个重要致病原因。把所有的研究结果统计到一起的时候(既包括遗传易感性的,也包括非易感性的),我们发现,停止母乳喂养太早并且改用牛奶的儿童,患糖尿病的危险平均会增加50%到60%(也就是说患糖尿病的危险是正常儿童的1?5-1?6倍)34。 

这些关于膳食和糖尿病关系的早期研究,其影响极为深远,为婴儿哺育方式带来两个重要的变化。1994年美国儿科协会强烈建议:如果家族成员糖尿病比较常见的话,那么这个家庭中出生的婴儿最好两年内不要用任何牛奶补充剂喂养。第二,很多研究者19都开始进行前瞻性研究——即对个体进行长期的观察和监测——以便精确地解释膳食和生活方式是否能够影响Ⅰ型糖尿病的发生。 

在芬兰开展的两项研究反响较大,其中一项在20世纪80年代年晚期15开始进行,另外一项开始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35。其中一项研究证明,牛奶摄入可导致Ⅰ型糖尿病发病危险升高5-6倍36。另外一项研究35也证明,除了我们前面提到的各种抗体,牛奶至少导致其他3-4种抗体的水平显著增高。在另外一项单独的研究中,比较了人工喂养婴儿和母乳喂养婴儿的β-酪蛋白(另一种牛奶蛋白)抗体,前者的显著高于后者。而Ⅰ型糖尿病婴儿体内的β-酪蛋白抗体水平明显要高于非糖尿病儿童37。简单来讲,所有的研究报告都证明:牛奶具有一定的危险性,特别是对那些遗传易感性儿童。

关注我喜悦
用微信扫一扫分享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