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 首页>禅风
禅宗师承:为师者承担摄化弟子的全部责任
来源于:新华网时间:2017-05-16 07:41:04
0 

作者:明贤法师

摘要:禅宗极重师承,禅宗常用“子啐母啄”来形容师徒关系,出于禅宗自身的特点,禅门的依师之道也别具风骨。禅门师徒之间一则则充满智慧的公案无不令人耳目一新,那么禅宗的师承之道有哪些特点呢?以下摘取了明贤法师“略论禅宗的师承之道”一文中的观点,为大家解读中禅宗的师承之道。

禅宗极重师承。宗门相传有云:“威音王以前,无师自通则可;威音王以后,无师自通,即名天然外道。”禅门认为,学道必须要有传承,不承认无师自通。为师者需要承担摄化弟子的全部责任,“养子弟,如养芝兰,既积学以培之,更积善以润之”。师僧带出一位弟子,使其开悟自立,要付出极大的心血。禅宗常用“子啐母啄”来形容师徒关系,“子啐母啄”意思是说,小鸡快要出壳的时候,母鸡在蛋外面啄,小鸡在蛋里面啐,里外一起使劲,一个新生命就顺利诞生了——禅宗用这个词汇来形容师徒之间不拘一格、活泼生动地接引、启发、印证的互动过程。

一、迷时师度,悟时自度

禅门师徒,迷时师度,悟时自度。

黄梅五祖将衣法密付慧能禅师以后,送他渡江远行时为弟子摇船,慧能禅师接桨自划,说:“迷时师度,悟时自度。”此语后世流传甚广,直接影响了后世禅门师徒的相处方式,甚至于今日汉传佛教的事师状态也无不与之息息相关。

禅宗以师徒本心皆具佛性,只是悟道有先后而已。为师的作用,恰是在弟子正迷的时候适当提点助其开悟。而一旦弟子发明心地、彻证心源,就应该自己上路,不必承事于师父身边了。

二、三分师徒,七分道友

通常,禅门的师承状态中,师徒关系只占三分,道友关系却占了七分,师不必强过于弟子,弟子不必不如师。我们来看一则公案:

古灵神赞禅师在百丈禅师座下开悟后,回到原剃度师父的身边。有一次,师父在寺院洗澡,古灵禅师替他擦背,忽然一拍师父后背说:“好一座佛堂!可惜有佛不圣。”古灵禅师把师父的背比喻成佛堂,说佛堂里原本住着佛,但却不显现。实际上是暗示师父:“佛性就在你心里,你什么时候才能体会得到?”师父听了回头看看,未解其意。古灵禅师赶紧又说:“佛虽不圣,但会放光!”师父依旧冥然未悟。又有一次,师父在窗下读经,一只苍蝇为窗纸所阻隔,飞不出去,将窗纸撞得直响。古灵禅师作了一首诗偈:“空门不肯出,投窗也太痴。千年钻故纸,何日出头时?”意谓:“不要像苍蝇那样,放着宽敞的大门不走,非要钻牛角尖,那是永远没有出头之日的。”其师于言下有省。此后,其师终于在弟子升座说法时,大彻大悟。

禅门的师徒关系端端的的以悟道为尊,这就减少了师徒等级形式对于禅门大道直指证悟的周章,使师徒间的依止法完全直观地服务于彻悟大道,即使弟子帮助师父悟道,也显得十分贴切自然,决不因为悖伦的考虑而延误了悟道的契机。

三、师有“只伸不缩”,徒有“只进不退”

马祖的弟子中有位名为邓隐峰的禅师,在马祖麾下十分勤劳。有一天,邓隐峰禅师推着车在路上行走,发现马祖正坐在前方的路边,伸了双腿,挡住了车子的去路。

邓隐峰禅师推车上前,说道:“请师收足吧!”

马祖道:“只伸不缩!”

邓隐峰禅师道:“只进不退!”

说完,便推车子从马祖的脚上碾了过去。

马祖回到法堂后,拿着斧子,大声喝道:“适来碾损老僧脚底出来!”

邓隐峰禅师便走到马祖的跟前,伸出脖子让马祖砍。

马祖于是放下了手中的斧子!

禅门师承以道为尊,不拘旧理,往往如此。道气相通,时常打破形式。是故有云: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打破规矩,另成方圆。

四、师父为弟子的道业负责

师父以弟子不悟为最大的遗憾,禅门师资对弟子的责任直接表现在这里。《景德传灯录》卷五记载了一个史称“国师三唤”的公案——

南阳慧忠国师感念侍者为他服劳三十年,希望侍者开悟。

一天,国师忽然唤道:“侍者!”

侍者立刻回答:“国师,什么事?”

慧忠国师无奈地说:“不做什么。”

过了一会,国师又唤道:“侍者!”

侍者还是回答:“国师,什么事?”

慧忠国师又无可奈何地说道:“不做什么。”

又过了一会,国师改口唤侍者:“佛祖!佛祖!”

侍者茫然不解地问道:“国师,您唤谁呀?”

国师明白开示:“我在唤你!”

侍者听了,急忙说:“国师,我是侍者,不是佛祖呀!”

这时候,国师对侍者慨叹:“将来可不要怪我辜负你,是你辜负我啊!”

侍者听了仍然辩解:“国师,不管如何,我都不会辜负你,你也不会辜负我呀!”

国师道:“事实上,你已经辜负我了。”

慧忠国师爱护弟子之心是何等恳切:一次次不厌其烦的引导,一回回不肯放弃的呼唤,就是努力帮助弟子早日开悟。弟子不悟,实乃师长心中最大的遗憾。

五、师父“不说破”,是对弟子最大的恩泽

香严智闲禅师是百丈怀海禅师的弟子,百丈禅师寂后,香严禅师到沩山灵佑禅师处学禅。沩山禅师对他说:“听说你在百丈先师处问一答十、问十答百,这是你聪明的地方。但是光凭这些,必会产生理智和概念的执着,这是没有多大用处的。现在我且问你,父母未生前本来面目如何?”

香严禅师百思不知所云,只好请沩山禅师为他点破,而沩山禅师只是说:“我实在无可奉告。如果有什么东西可以教给你,那也是我的而不是你的。”

香严禅师辞别沩山,云游天下。路过南阳慧忠国师墓时,筑庐定居了下来。有一天,在他除草扫地的时候,偶然抛出一块瓦砾,击中了竹子,发出清脆的一声响,香严禅师闻声大悟!

他赶忙回到住处,沐浴焚香,遥拜远在沩山的师父:“师父大慈大悲,恩逾父母。如果您当时为我说破,哪有弟子今日顿悟的大喜悦啊!”

后来有一次,香严禅师鉴于自己击竹悟道的经历,在开堂时对大众说:“如果说起明心见性一事,就像有一个人爬到树上,用嘴咬着树枝。这时有人问他说:‘请问什么是佛法大意?’这时他如果不回答,便是无视了问者的善意;但他如果回答,便会摔死。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言默两丧,你们说,此人应该怎么办?”

当时有一位招上座应声回答:“我不问他在树上怎么办,我只问他没上树前是什么样的。”

香严禅师呵呵大笑,予以印可。

六、弟子不是私有

唐朝的临济义玄禅师在黄檗希运禅师座下参学,黄檗特别为让弟子有所领悟,安排义玄至高安大愚处参学,终于使弟子证道。

禅宗僧人云游十方,访师问道参禅,一名学生可以拜道于多位师父,这构成唐代宗教文化交流期间独特的禅门十方丛林教化格局。当年,天然禅师先在南岳从石头禅师学法,又到洪州参谒马祖,后又参学牛头宗径山法钦禅师,最终嗣法于石头禅师。道悟禅师先从法钦禅师得法,再到马祖门下参学,再后又到南岳师事石头禅师,最后成为石头禅师的嗣法弟子——这种情况在唐代颇为常见。

马祖和石头禅师生活在同一时代,皆为六祖之后的宗门巨匠。石头禅师年长马祖9岁,马祖先石头禅师两年化去。二师虽宗风有别,但亲切无间。二人门下的弟子常相互来往,求教于二师。除了上面说到的天然禅师和道悟禅师,又如药山禅师先拜石头为师,未能顿悟,石头令往马大师处再参,药山在马祖那儿侍奉3年,言下契悟,然后返石头处,体道愈深,深蒙赞许。丹霞禅师初拜马祖,马祖说“南岳石头才是你的老师”,丹霞来到石头处,终了大事,再回到马祖这里,也得到了马祖印可。禅门的师承,是如此的活泼。

关注我喜悦
用微信扫一扫分享
0 
2017-05-17 08:09:27
大师们付出的太多了
2017-05-16 10:36:54
感恩太感恩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