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 首页>居地
中国群星闪耀时
来源于:三联生活周刊时间:2017-05-18 00:00:00
0 

1917年,在一个新政权中,国民并未发现眼前的家国比晚清更好。然而,纷乱不堪的时局,集权政府的分裂,意识形态的缺席,反而为这些主张各异的人士提供了一个在今人看来更好的舞台。在曲折的人生历程中,他们尝试拨开时代的迷雾,发出声动山河的心跳,影响绵长。也许可以借用1929年《重庆大学成立宣言》中所说:“人类之文野,国家之理乱,悉以人才为其主要之因……世界所以进化无疆,国家所以长存不敝,胥赖于此。”最暗的夜,最亮的星。

(@张旻翀)

小溪变小区

老家湖北长阳县津洋口镇的一个小区,面积很大,房价很低,现每平方米仅2000多元,久未售完,却是填了溪河建起来的,得不偿失,当地人说起来都是泪。

小溪名叫丹水,是县城附近的重要水系和水景,亿万年来,都是流水淙淙,鱼虾畅游,淘米浣衣。约十年前,因某大型基础工程的兴建,丹水与清江交汇处水位将抬升数米。工程业主和县里商量,为配合县里旅游发展规划,准备出钱在丹水两侧修十余公里长的牢固防汛堤,这样县城与津洋口镇将大幅增加湿地和水域面积,形成水天一色、白鹭纷飞的秀美景色。

可县里经过一番研究,给予明确拒绝,提出的要求令工程业主很诧异也很惊喜:在丹水下游改道,溪水直引入清江,原下游与入河口全部填平,以增加县里建设用地面积。业主方很高兴,因为大幅减少了费用,只需要挖个简单明渠,再在河口填些渣土。

经现代化设备的高强度施工,丹水很快被强行改道,河口被野蛮施工填平,原下游数公里河道尚有的部分潭水,全成死水。开始半年,还不时可见缺氧的小鱼儿冒出头来,后来鱼儿因水质问题悉数死去。失去活水的滋养,河道两侧原来“树阴照水爱晴柔”的美丽溪岸,成了蚊虫滋生地,死水更成垃圾和纸厂污水的藏污纳垢地,气温略高就会臭气远扬。镇上居民纷纷不满,到相关部门不断投诉,此时工程业主已撤,县里没办法,只好花巨资将巨大的死水塘全部填平。原本“时有落花至,远闻流水香”的美丽溪河口,至此基本尸骨无存。

更要命的是,改道入清江的明渠当初为了省成本,就着山势修得很短,落差却不小,还是水泥筑底,鱼儿们根本没办法从清江溯游上来产卵或戏水,水中的生命通道被隔断,加上电鱼者猖獗,短短数年,丹水鱼虾全无。

后来,县里想尽办法,终招来一家房地产企业,以极低拿地成本分期开发了龙津星城小区。单听毫无诗意的名字,便知道小区的品质。买房的业主如今已在后悔,因为地基松软和沉降,不少房子出现了裂纹,纸厂当年排污众多,到夏季也时常有恶臭。不少人知道小区的由来,纵然如今房市火爆,龙津星城的二手房也无人接盘。可是,若溪还在,显然不会是这般境况。

到了晚上,小区里灯火寥寥,让我想起昔日溪畔环飞闪烁的萤火虫,想起涨水后用簸箕半天捞起数斤钱虾的美好时光,但那已成绝唱,环绕的溪流变成车流,空气中充斥着尘霾。我们的孩子,将不再拥有家乡大地曾经的馈赠,今是桃花汛,再无桃花鱼。

溪河被污染尚可治理,但若被填或是筑了路,便是永远的失去。只在限制排污,却没能认识填埋溪河的更严重危害,甚至认为是在搞建设。大自然面前,决策者少了人文的情怀,缺了尊重自然的理念,真真是可怕和害人。

湖北宜昌 聂武钢

在美国看《人民的名义》

前不久我去美国探望大伯,大伯住在纽约曼哈顿核心地段的一套小公寓里。我闲暇时跟大伯聊起了国内热播的“史上最大尺度”的反腐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前来大伯家做客的邻居詹姆斯忽然接过话说:“我正在网上看《人民的名义》呢!”我很惊讶美国人也看《人民的名义》,大伯笑着说:“《人民的名义》的确在美国开始圈粉了,受到美国媒体和网友的极力推荐,民间翻译工作者自发翻译、上传带有英文字幕的版本以方便美国网友观看。”

詹姆斯不满美剧一周一集的龟速,我告诉他,我们中国的电视剧经常是三四集连播,詹姆斯羡慕得不得了,他说那样看才过瘾。不光詹姆斯看《人民的名义》,詹姆斯的夫人也在网上看这部电视剧,她还是侯亮平的“粉丝”,她觉得侯亮平是个能承担责任的男人,忠于职守,长得也帅,有男人味。

不过说实话,《人民的名义》毕竟不同于美国的反腐剧《纸牌屋》,尽管许多美国人是因为当地媒体把《人民的名义》说成是中国版的《纸牌屋》极力推荐才凑热闹去看的,而真正看懂这部戏的主力还是美国的华裔居民。在异国他乡能看到国内的电视剧,我感到很亲切。大多数美国人虽然有英文字幕的帮助,可还是看得云里雾里。先不说他们难以理解中国的文化,难以理解中国的人情世故、待人接物,就说省委书记、市委书记、政法委书记、纪委书记这几个头衔美国人看得估计头都炸了。

不过从《人民的名义》走国际化道路可以看出,中国电视剧在美国的确有一定的市场,中国剧对于亚裔来说有文化认同感,对于美国人来说也有新鲜感。能让美国人看懂中国电视剧,美国的中剧字幕组功不可没,他们中大部分是爱好汉语文化的美国人,一般都以个人兴趣为主,不计报酬地翻译中剧。不过因为没有报酬,很多中剧的字幕翻译得不够准确,甚至有些翻译让人啼笑皆非。

据说在美国本土众多的中国电视剧中,这几年真能算得上文化输出的电视剧并不算多。能让美国人万人瞩目的《甄嬛传》算一部,连英文版预告都燃到爆的《琅琊榜》算一部,再就是这部《人民的名义》,不管美国人是看热闹还是看门道,反正这部戏在美国的民间真的是火了一把。

武汉 余平

我当了一次“刁民”

某些窗口单位“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事难办”的顽疾,历来广为诟病,遭到老百姓深恶痛绝,近年来,虽经国家大力整治,大有好转,但这种现象至今依然没有绝迹,仍叫老百姓苦不堪言。

毋庸讳言,因为窗口单位及工作人员推诿刁难,导致老百姓被迫多跑腿的现象,在不少地方普遍存在,估计有不少读者朋友对此有所领教,饱受其苦。

有一次,我收到汇票日期、号码相同的两张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取款通知单,其中一张右上角赫然印着“补打”两字,且标识码只有两位数,比常见的标识码少一位数。和取款通知单一同给我的还有一张手写的纸条,说其中一张作废,让拿着补打的取款通知单取款。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估计工作人员打印取款通知单时发现有毛病,不能取款,当时就补打了一张,怕用户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随手写了那张纸条。

既然纸条说得这么明白,拿着补打的取款通知单好像就应该能轻而易举取款。孰料,却碰了钉子。虽取款通知单上印着请携带本人有效证件到任一联网网点取款,当我周六携带打印取款通知单到邮政储蓄银行一楼营业厅取款时,两个正在办业务的营业员却说不办这项业务,让我上另一个邮政储蓄银行取款。当我来到其他邮政储蓄银行营业厅取款时,因标识码少一位数,让我上打印取款通知单的邮储储蓄银行补打一张。当我找到打印取款通知单的邮政储蓄银行一楼营业厅时,营业员说应在二楼打印,但工作日才能办公。

被逼无奈,我只得利用工作日先通过电话沟通,再按对方的要求,特意在上午携身份证到二楼办公室补打取款单。孰料,当我来到那个办公室,办理这项业务的工作人员却不在,她同事给她拨通电话后,她说下午来单位,让我当天再跑一趟。

明明已经在电话中说好,却碰了钉子,眼看就要白跑一趟,难道堂堂一个邮政储蓄银行只有她一人能办这项业务,莫非她不在就不能让别人代办?这事真叫人不可思议,为此,我据理力争,费了不少口舌,总算有人替她补打了取款通知单。

补打了取款通知单,就能顺利取款了吗?事情也没有这么简单,因这个邮政储蓄银行不办兑付汇款业务,虽一楼营业厅近在咫尺,我却不得不舍近求远,跑到另一个邮政储蓄银行营业厅取款。后来和业内人士请教,听说任一家邮政储蓄银行都应办理兑付汇款业务,不知是真是假。还有一点让我感到特别纳闷,工作人员最初补打取款通知单时,为何对标识码只有两位数这个非常明显的疏漏都没有看出来?

为取这笔汇款,我被迫跑了好几趟,如果到邮政储蓄银行补打取款通知单那天不斗胆当“刁民”积极维权,至少还得多跑一趟。从自己的亲身经历来看,对推诿扯皮刁难群众者,老百姓如果都忍气吞声逆来顺受,就会助长歪风邪气,反之,若鼓足勇气敢较真,理直气壮向不正之风叫板,很可能就会少跑一趟呢。

河北 刘奂明

关注我喜悦
用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