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 首页>居地
家政服务:一个低门槛市场的困局
来源于:新华网时间:2017-07-14 08:04:56
0 

家政作为一种起步较晚,但发展较快的行业,仍处于制度和管理的灰色地带。

年过八旬的蔡敏和老伴段天才坐在北京家中闷热的客厅里,手中不停摇着蒲扇。微弱的风并不能抵御炎热,他们额头上流着汗珠。

这是2017年7月初的一天,北京天气热的俨如蒸笼。

满头银发的蔡敏坐在椅子上,气得嘴唇直哆嗦,手指着屋里的餐桌,张口就骂,“那个保姆就是个二百五。”

蔡敏数落这名保姆刚刚被她辞退。老人数落着这位保姆的种种不是.

老人无法忍受这个保姆,打电话给中介抱怨,这个保姆在她家服务不到一周,就被辞退了。

不到一年时间,蔡敏换了5个保姆,其中有的是自己主动请辞,有的是被老两口辞退。

“家政市场上的保姆很多,但找个好保姆实属不易。”蔡敏说。

但市场需求是巨大的。数据显示,随着人口老龄化、二孩时代的到来,我国家政服务需求呈现爆发式增长,目前我国从事家政行业的人员已超过2000万。据统计,2016年,全国家政服务业营业收入3500亿元,同比增长26%。

随着中国老龄社会的到来,以及全面放开二胎,北京和深圳等一线城市对家政服务的需求更是剧增,市场供不应求。

在市场供给紧张的情况下,供给质量却难以匹配需求质量,如今,家政市场依然是个低门槛市场,从业者素质良莠不齐,职业培训和市场监管难以到位,这导致了这个市场一直处于混乱状态。防保姆像“防贼”

一年前,蔡敏和老伴段天才从北京市区出租房里搬到房山区一个小区。

老俩口有三个女儿,均年过六十,很难再照料年迈的父母,三个女儿最后商量好,每人每月出一千元,雇佣保姆来照顾二老。

老俩口跟一家家政公司签约一年,中介费800元。在签约期间,一旦蔡敏对保姆不满意,她可以无限次要求换人。

退休前,蔡敏在市区某街道办上班,她常跟便衣民警上街抓小偷,见得小偷多了,也练就一双“火眼金睛”。

“人品怎么样,我打一眼就知道。”前几任保姆到蔡敏家后,保姆不出门,蔡敏也不出门,像“防贼”一样防保姆。

蔡敏记得,有次屋里桌子上放个新水杯,第一任保姆连招呼都不打,拿过来就自己使用,被她发现了。“我说给她用,她还不要,一点都不领情。”

“那个保姆空手来的,她被辞退时带一大包东西离开,问她哪来的,她说自己买的。”蔡敏把屋里指个遍,大声吼起来。

蔡敏也没计较,保姆带走的都是些生活用品,不值钱。她给家政中介打电话说这事,对方说没法核实,说把保姆辞退就行了。

北京某家政公司员工李慧不否认个别保姆手脚不干净。

李慧说,在北京,一些个人开的小家政公司,对保姆根本不登记,随便拉个人就安排上班,到底怎么样,什么背景,连他们自己都不清楚。

李慧称,那些不规范的家政公司收到中介费后,签一单挣一单钱,保姆进入市场后,也就不管了,一旦雇主家出现问题,根本找不到。

李慧表示,其公司的家政人员入职需进行备案登记,然后经过10天培训,这种培训是由国家政府出资,专门针对照顾老人的保姆,保姆培训后还需经过考试,合格才能进行工作。未经培训就上岗

52岁的员爱红是老俩口的第五任保姆,初到北京的她没经过任何培训就上岗了。

员爱红在家政公司找工作时,只被要求提供身份证和健康证、再交500元中介费后,就被录取了,然后就等待家政公司派活。

7月3日,界面新闻记者以应聘保姆名义咨询多家家政公司,对方均表示,应聘保姆前,只需提交个人身份证或个人照片验证身份。

“咱们不需要见面,但你必须提供一张照片,可以用短信方式发过来,以便验证身份,然后就能安排活了。”其中一家家政公司工作人员说。

等待派活期间,员爱红被安排在家政中介租的宿舍,10元一晚。

“这是我这一辈子见过最脏的地方。”员爱红说,那是一个石棉瓦搭起的平房,员爱红走进去,除了两层的上下铺铁床,地上到处都是行李,以及乱七八糟的生活垃圾。

煎熬了一夜后,家政中介通知员爱红到蔡敏家做保姆。派活前,家政服务人员对员爱红说,那对老人虽然换几个保姆,但对待保姆不错。

员爱红到蔡敏家里后,干活勤奋,手脚麻利,很快讨得老两口的欢心。相比此前的几个保姆,蔡敏和老伴对员爱红更加满意。

现在蔡敏和老伴常出去遛弯。“以前那几保姆不放心,我从没敢出过门,但这个保姆我放心。”蔡敏说。

2017年3月至5月,北京市政协对北京的家政和便民服务、健康和养老服务等领域通过10762份问卷进行了调研,结果显示,北京市民认为家政行业服务质量较差的调查对象占到57%。

对此,广州家庭服务业协会秘书长莫小英认为,目前,家政行业的准入政策比较完善,但是在执行过程中有些“走样”。

她说,自商事制度改革后,一元钱也可以成立公司,且不要求25平方米工作地点,也不需要相关外部条件和内部条件,这导致没有把准入标准放到行业审查中,政府部门也不再严格按照准入标准来批准成立家政公司。

莫小英说,一些小的、不规范的家政公司,没能按照从业人员的准入标准来招聘,只要有人来应聘,不管符不符合条件,都可以介绍给雇主。

“在家政行业里,有资质的公司一般不会这样做,所以问题经常会发生在不规范运作的家政公司身上。”莫小英说。高血压让她丢了工作

其实,第四任保姆李慧婷在蔡敏家待时间最久,有半年时间。老俩口对她也颇为满意,李慧婷干活勤快,还能吃苦。

蔡敏让李慧婷去买白菜,怕她拿不动,嘱咐买两棵就行了。李慧婷从市场回来时,背六棵白菜回家。

段天才看她累的满头大汗,说她怎么这么傻,她还跟我说没事,在家干农活比这还累。

李慧婷老家在山西农村,她14岁时母亲因高血压去世。年纪不大的李慧婷便外出打工,一人把年幼弟弟妹妹拉扯成人。

然而正是高血压让李慧婷丢掉了工作。

一次,蔡敏让李慧婷陪她去医院量血压,出于好心的她顺便让李慧婷也测一下血压,结果显示得吓人,李慧婷的血压高达190,属于严重高血压。

“假如不是她有病,真舍不得那姑娘走。”蔡敏回家后,就把李慧婷辞退了。

界面新闻记者咨询北京和广州两家大型家政公司,这两家公司的工作人员均坦言,家政公司能给雇主提供保姆的简历、体检表、身份、紧急联系人等信息,但病史、个人征信、财务记录等信息因为涉及个人隐私,无法提供。

“我们对所有保姆进行过背景调查,包括犯罪记录,身份证信息是否真实,公司都有核查并详细备案。”其中一家政公司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公司能担保保姆的安全和健康。

对家政公司的话,蔡敏并不相信,不然李慧婷怎么入职前没查出有高血压。

至今她还在埋怨家政公司,那个被推荐的保姆患有严重疾病,家政中介却没提前告知,一旦出现意外,谁来承担责任。

“假如有天她突然倒在我家里,讹我怎么办?我肯定不能留她。”蔡敏说。

广州家庭服务业协会秘书长莫小英也遇到过一个案例,她告诉界面新闻说,一个家政公司收取雇主几百元中介费后,推荐一位保姆到雇主家。第一天,雇主对保姆说什么,她都点头。一连两天,雇主发现此前交代的事情,保姆一件也没做,后来才知道这个保姆耳聋。保姆也有自尊心

雇主和保姆原本是雇佣关系,但蔡敏一直想和保姆拉近关系。她希望像孩子那样对他们,但实际上,这些保姆的年龄大部分都在50岁左右。

深圳市家政服务行业协会秘书长陈任杰说,从年龄层分布上来看,家政从业者以40到49岁为主,60后慢慢退出家政市场,70后是主力军。

在中国,家政从业者基本上都是以女性外来务工人员,文化程度相对偏低。据中国家政网数据,2015年我国家政人员主要为初中文化,占整个从业人群的62%,高中文化占31%,大学及以上文化仅占4%。

陈任杰称,家政行业属于劳动密集型行业,但目前,整个产业也正在经历结构调整,外来务工人员特别是粗放型务工人员逐渐减少,家政从业群体正发生变化。

“保姆就是照顾人,文化水平高也没用。”北京一家家政公司员工杜薇说,他们公司也常电话雇主,反馈保姆信息。假如10家雇主,只有一两家不满意,那没办法,肯定不是保姆问题。

杜薇说,雇主也存在问题,他们交完中介费,一年内可以不断免费要求更换保姆,所以稍微有点不满意,一些雇主就让家政公司换保姆。

“谁刚一到家,都有适应环节。雇主说两句,保姆改正过来也行,部分雇主执意要求换。”杜薇说。

“保姆和雇主平时生活一起,交流和沟通是个大问题。”杜薇说,保姆干活都没问题,比如擦桌子,一遍擦不干净,那就擦两遍,但沟通没法协调。“两人相处久了,难免出现矛盾,像没有硝烟的战争一样。”

蔡敏还算幸运的,目前,她和员爱红相处融洽,沟通起来也不难。

7月3日,蔡敏和老伴段天才坐在客厅聊天,员爱红在厨房蒸馒头。突然,蒸汽把锅盖顶掉在地上,锅把摔断了。

段天才问怎么回事,员爱红有些紧张,怯懦地说蒸汽顶的。段天才没生气,说坏了就坏了,厨房的大锅先用着,不行改天去早市再买。

杜薇说,保姆干活没问题,就怕受气。有些雇主性格孤僻,稍微有点不满意,就随意发脾气。保姆是拿钱干活,也有自尊心和脾气,被人当小孩一样训教,她们忍受不了,拍拍屁股就会走人。

虽然相处融洽,但最近蔡敏感觉到员爱红心事重重。

“我很想孙子。”员爱红对蔡敏说,她本想一直待在雇主家里服务,但这种想法可能难以实现。“前几天儿媳打电话给我,说妈别干了,你回来吧。”员爱红说着,眼睛红了起来。

蔡敏和老伴连忙劝她,“你待在这不是挺好嘛,不要想太多。”如何破解行业困局?

从整个行业看,目前,中国家政行业陷入了“雇主用的不放心,保姆干的不开心”的困境。

同样是家政行业,菲佣却享受“世界上最专业的保姆”的美誉,成为菲律宾的国家名片,世界家政行业的品牌。

1970年,菲律宾经济陷入困境。为缓解国内压力,菲律宾政府修改劳动法,设立专门机构,大力鼓励国民到海外工作,以降低本国失业率。

对此,菲律宾劳工和就业部牵头,对菲佣进行系统培训和考核,极大提升菲佣的技能和服务水平。从此,家政服务业成为菲律宾海外务工业的重要支柱。

相比菲律宾政府,中国国务院办公厅2010年发布《关于发展家庭服务业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0]43号)》文件显示,家庭服务业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牵头,涉及工会、共青团、妇联等组织和部门。

广州家庭服务业协会秘书长莫小英表示,目前家政企业由家政行业协会来自律,而家政行业协会受民政部门管理,看似管理条线清晰,但家政行业仍属于“多头”管理。

莫小英进一步解释,商务部门对家政服务行业的行业发展、服务质量进行管理,就业则由人社部门管理,规范的合同文本由工商局制定,行业的标准规范由质监局制定。

“多头管理后,各个部门都管一点,很难管理到位。”莫小英说,她希望政府能有一个部门实实在在管理这个行业,从头到尾都管起来。

莫小英说,目前,家政行业协会只能管理会员单位,不是会员单位则管不到,有些不合法的企业在行业协会之外,即使不合法企业要求加入协会,协会也不敢收这些企业,因为加入协会一定要有工商营业执照。一些不合法的家政企业,在招聘从业人员时往往不按规定来。

一直以来,广州市政府部门出台了很多行业自律的相关规章制度,比如如《广州市家政服务合同》和《广州市母婴护理(月嫂)服务合同》示范文本、《家庭服务业服务规范》等。“家政行业的标准是有的,但都是推荐性文件,不具备强制性,在执行过程中有些‘走样’。”莫小英说。

莫小英担心,部分家政企业不愿意加入行业协会,行业自律因此被削弱,一旦个别企业出了问题,对整个行业都带来很严重的打击。

所以她建议,政府要是能做到在家政公司注册时把好关,打击不合法的企业,对规范行业来说具有重要意义。

“政府加大对行业的管理,包括出台行业里有强制性的规章制度。”莫小英说,这个问题只能由政府从顶层设计上来解决。

(应采访对象要求,蔡敏、李慧、杜薇、段天才、何靖人物为化名,实习生许会姣对本文亦有贡献)

关注我喜悦
用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