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 首页>居地
一旦人类可以“不死”,那就?
来源于:新华网时间:2017-08-11 06:27:11
0 

一旦人类可以“不死”,这会彻底改变人类特性、社会和经济以及一切事物。

比如家庭关系。假设现在你结婚了,你觉得我们要在一起生活四五十年,在一起一生一世。但是设想一下,如果你可以活500年,那就很难500年只保持一段亲密关系。人们生育孩子的意愿也会降低。

再比如说就业市场,今天你进入某一领域工作,随着前人退休、死亡,你的级别慢慢上升。但是如果人们不会退休、不会死呢?那么年轻人就没有升职空间。延长人类寿命会引发各种各样难以预计的后果。

也许有三种改变人类的方法正齐头并进。

其一,是生物工程。可以说,从智人到今人,只不过是DNA层面很细微的改变,我们的大脑内部结构与几十万年前的人类稍有不同而已。只是如今的人类不愿继续等待,希望加速改变,自我升级,就像“升级智能手机和电脑一样”。不过这第一个改变其实还很保守,只是对现有生命的重新改造。

第二个方法稍显激进一点——生命再造,把有机与无机进行了结合,不再受限于传统意义上的有机生命体。比如仿生的手脚甚至眼睛等器官,与生命体的结合,打造半机械人。但这个方法说到底,控制中枢依然在人类的有机大脑之中。

第三种方法则最激进,突破有机生命的限制,打造完全非有机的生命形态。人工智能取代人类大脑,控制无机或有机的身体。这是“地球上40亿年来生命进化的全新阶段”——科幻小说的情节多半讲的是这个。

那么,未来人类可能分裂为两个物种:一部分人可以通过以上三种方式改造自己或者子女胚胎,增强器官功能、减少免疫缺陷,从基因上成为更高级的智人物种。而绝大多数人难以负担这种改造的费用,则会降格为低级智人。而且,随着 AI、机器人逐步取代人类的职业,许多人都将会失去经济价值。更可怕的是,一旦低级智人丧失了军事、经济价值,精英阶层与政府可能会丧失投资教育、健康、福利的动力,最终导致他们被整个系统抛弃。随着人工智能加速进化,未来99%的人类将是无用阶层(useless class)。这将是无与伦比的噩耗。

我们如何应对?

人们依然可以做一些事情来改变未来。

究竟做什么?

例如,今天的父母要怎样帮助子女来面对未来的就业市场?赫拉利的答案有些悲观:“没人知道2040 年的就业市场是怎样。很有可能现在孩子们在学校里学的大部分知识与他们40 岁的世界毫不相关。培养他们应变能力和良好的情绪反应会更有益。人在16 岁时一切都在变化,身体、思想、人际关系,不断地更新自己,但到了40 岁,大部分人会拒绝变化,想要稳定。比如一个50岁的出租车司机,工作被自动驾驶技术取代,他根本没有能力去学习3D打印,而他之后将何去何从呢?但21 世纪没有稳定这回事。如果你想有稳定的身份、稳定的工作、稳定的价值观你就落伍了。”

一些专家认为:现有的教育制度是19 世纪工业革命的产物,早就过时了,情绪的平衡和应变能力不是通过背诵和考试得来的。“我能给16 岁孩子最好的建议就是:不要太相信大人。在过去大人们很了解世界,那时世界变化很慢。但21 世纪的大人对于世界的理解都过时了。同时,也不要太相信科技,你能让科技服务于你而不是你服务于科技吗?很有可能你的时间都被电子产品占据,它们指挥着你的欲望。”

值得注意的是,在当下我们看到的一种危险是,人们过多沉溺于信息的洪流,不再有时间平静、深入地思考问题。

大家听说过这句“得数据者得天下”吗!

谁控制了我们的数据也许是当今最重要的问题了,因为数据就是最重要的资产。目前,大部分数据都是关于我们购买什么东西、去往何处、看什么节目。这些数据非常重要,但并不是最重要的。我们正要进入一个数据革命的新时代。生物计量传感器发明后,可以持续不断地从我们身体内部获取数据,这才是最重要的。谁掌握和持有从我们身体中获取的生物数据才是最重要的问题。这比我们信用卡记录、旅行数据和节目偏好重要得多。

现在生物计量技术革命刚刚开始,人们已经开始佩戴这些生物计量传感器,如智能手环,甚至人体植入装置。一个巨大的问题就是,谁会拥有从我体内获得的数据?那些拥有了大量人体数据的人可以“黑”进人体、解码人体,进而操控人体。人们还认为我们生活在“黑”进电脑的时代,也有各类电影产品宣扬这一点。但事实上,我们生活在一个可以“黑”进人体的时代。谁能“黑”进人体,谁就能控制世界,这才是我们面临的大问题。他提醒说:“你现在的竞争对手是谷歌、腾讯,是拥有大数据的政府。它们通过数据读取你,如果你对自己的认识跑不过它们对你的认识,你只有被操纵的份。”

当然这只是描述未来的一种可能性,而未来仍然掌握在人类自己手中。这也正是他身为历史学家却关注未来危险的原因:“只有关注那些有危险性的可能性,我们才可能阻止其发生。”

人们可以打造一个完全不同的社会,在这个社会当中,这些新技术带来的好处,可以让人们尽可能平等地去分享,而不仅仅是赋权于少数的精英阶层。

关注我喜悦
用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