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当前的位置: 首页>
是什么让美国人越来越不相信科学?
来源于:新华网时间:2017-08-21 07:46:58
1 

崇尚独立思考、批判思维的美国人为什么在反科学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吴璐

最近很让美国明尼苏达州公共卫生官员头疼的一件事,是如何说服该州索马里裔美国人社区的成员给孩子打疫苗。

近几年来,这些社区孩子的麻疹疫苗接种率一路下跌。到了2014年,只有40%左右的社区儿童接种该疫苗。疫苗接种率下降直接导致了传染病高发。仅2017年上半年,该州就确诊了70多个麻疹病例,超过了2016年全美国感染麻疹的总人数。​

事实上,拒绝给孩子接种疫苗并非只存在于索马里裔家长群体中。研究发现,在加利福尼亚州,最不愿意让孩子接种疫苗的是高收入的美国白人。由于上万学龄儿童的家长拒绝给孩子打疫苗,加州政府最终不得不要求所有入学儿童若无健康原因必须接种疫苗,不接种疫苗的孩子只能在家接受教育或者参加一些小型的学习班。​

是什么导致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如此抵制疫苗?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英国医生安德鲁·韦克菲尔德1998年在着名的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的一篇论文。维克菲尔德指出,麻风三联疫苗的接种可能会导致自闭症。他建议应该将三种疫苗分三次单独接种,而且应该延长接种的间隔期。

该论文发表后,英国和美国两国的儿童疫苗接种率明显下降。然而,这篇文章却在2010年因严重违背科研道德以及数据作假,被《柳叶刀》杂志撤下。韦克菲尔德也在英国失去了行医资格。

但是,反疫苗的运动并没就此终止,反而愈演愈烈。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开始犹豫要不要给孩子接种疫苗、接种多少疫苗、间隔多久接种一次。

虽然科学家和公共卫生人员一直反复强调定期、按量接种疫苗的重要性,而且事实也证明绝大部分麻疹感染者都是没有接受疫苗注射的,但2017年最新的民意调查显示,三成的美国家长仍觉得儿童免疫不是必须的。一些家长们宁可用一些“偏方”来增强孩子的免疫力,比如让孩子吃别人舔过的棒棒糖,使用陌生人用过的毛巾等等,也不愿意给孩子打针。 ​

为什么这些美国人如此无视确凿的科学数据,选择背科学而行呢?这样的信任缺失可能和下列几个因素有关:科学结论与个人观点有冲突

很多时候,一部分美国人拒绝接受科学结论是因为这些发现与他们本身持有的观点产生了冲突。这些观点可能是源于宗教信仰,也可能是因为政治信仰。

比如,在美国一些基督教分支的教徒普遍认为人类从古至今一直是一个模样,不存在进化之说。一些教会学校禁止向学生教授与进化论有关的知识。民意调查也显示,34%的美国人完全不相信进化论,而四分之一的美国人认为物种进化是由超自然的力量引导的。

美国人由于政治信仰而导致对科学结论的认知分歧,最突出的例子当属他们在全球气候变暖这个问题上两极化的立场。尽管全球绝大多数的气候学家已在人类活动导致全球变暖这个问题上达成共识,但全球变暖仍是美国社会最具争议的话题之一,而且具有明显的党派特点。

在一项全球性的问卷调查中,68%的美国民主党人认为全球变暖是一个严峻的问题,这个数据高于全球平均数54%。而在美国共和党人中, 仅有20%的人认为全球变暖是一个严峻的问题。共和党总统特朗普在大选中说:“我不相信全球变暖,我觉得这只是天气变化,除非有人能证明给我看。”无独有偶,美国国会中56%的共和党人代表否认全球变暖。反科学、反权威成潮流

除了个人信仰之外,在美国质疑专家权威似乎成了一种潮流。美国法学家马克·凡思特在其着作中指出, 美国社会中阴谋论的滋生蔓延导致了一些人对权威丧失信心,而对科学权威的不信任直接导致了美国人对科学证据的质疑。

在美国社会,一个经久不衰的阴谋论就是阿波罗登月是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编造的骗局。尽管历史资料和科学数据早已完全证明该说法毫无根据,但数据仍然显示,有越来越多的美国年轻人开始对这一事实表示怀疑。

此外,最新的民意调查发现,美国人和科学家在众多科学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食品安全就是其一。虽然近九成的美国科学家说转基因食品是可以安全食用的,然而有过半的美国人认为转基因食品不安全。

在反疫苗这一问题上,美国人的消极情绪也多多少少来自其长久以来对制药公司深恶痛绝的态度,以及对政府的深度不信任。一些人宁可相信疫苗是制药公司和政府之间勾结,为了获利而编造出来的谎言,也不愿意正视充足的科学证据。

此外,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开始在科研对民众生活和健康的贡献方面持消极态度。每年,怀疑政府对科研的投资是否合理的人数也在逐步增加。有数据显示,2009年,65%的美国人认为科学有积极贡献,而到了2015年,这一比例降到了54%。名人“反科学”的影响

社会学家认为美国人对反科学观点的认同还因为“名人效应”。很多时候,老百姓的信息渠道有限,他们会倾向于接受名人的观点,因此很容易受到影响。

着名喜剧演员金·凯瑞和前女友、花花公子兔女郎珍妮·麦卡锡都是反疫苗运动的高调支持者。金·凯瑞曾在社交网络上说,疫苗中所含的化学成分会导致孩子中毒。珍妮·麦卡锡则公开指责她孩子的自闭症就是由疫苗接种引起的。

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对反疫苗观点持暧昧态度。他在大选过程中就曾多次在推特上声称,接种疫苗和自闭症有很大联系。在赢得大选之后,他还曾考虑任命反疫苗人士小罗伯特·肯尼迪去领导一个主管疫苗安全和科研质量的委员会。

大部分人会对名人明星们不负责任的言谈嗤之以鼻,但不幸的是,很多时候青少年往往成了这类言论的受害者。NBA球员凯里·欧文在一档节目中坚持说地球是平的。很快,一些中小学教师向媒体反映,他们的学生也认为地球是平的,因为是凯里·欧文说的。

除了以上这些原因外,新闻媒体信息鱼龙混杂也是反科学言论盛行的原因之一。调查显示,美国八成的科学家把公众对科研失信的缘由指向新闻媒体。他们认为,媒体没有能够尽责向公众指出哪些是有科学证据支撑的研究结果,哪些不是。一半的科学家则说,媒体对科学问题的解释过于简单。​

美国人究竟要在反科学的道路上走多远呢?美国乳制品业最新公布的全民调查显示,有7%的美国成年人认为从棕色奶牛身上能挤出巧克力牛奶。如果美国人对科学不能重拾信心,也许会有更多的美国人认为巧克力牛奶是从棕色奶牛身上挤出来的。

(本文作者吴璐,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新闻专业博士,目前在该校任教,并兼任杜克大学公共政策学院研究员。本文仅代表她个人观点。)

关注我喜悦
用微信扫一扫分享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