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 首页>居地
“慈善家”卷走上千万元“救命钱”,百余白血病患者中招
来源于:北京青年报时间:2017-12-02 09:38:17
0 

患者家属写给涉事医院的情况说明。

河北燕郊燕达陆道培医院,100多位白血病患者家属慌了。他们东拼西凑的救命钱被“骗”了,这些钱合计超过1000万元。在病友和医务人员的推荐下,患者家属轻易相信了刘建的“慈善配捐”,而刘建已经失联。

11月30日,多名患者家属告诉记者,一个叫刘建的男子,以慈善配捐的名义,鼓励家属将治病的钱投入到所谓“配捐”,有人投入14万元可在收回本金基础上另外获得9万元的慈善款。据不完全统计,超过百名患者家属参与“配捐”,其中投入少的有1万,多则投入44万。

深一度记者调查发现,刘建此前为同梦基金会的创始人,但2015年,该基金发布声明停止救助白血病,而涉事医院则称,该院与刘建的配捐行为没有合作关系。目前,三河警方已介入调查此事。

患者家属在医院交涉。

一千万元被卷跑

11月30日晚,在微信群“刘建配捐群”中,100余位白血病患者的家属慌了。一位家属说“报警、找医院、找媒体,三管齐下”。

这是一个维权群。群员姓名后面均标注了相应的金额,通过接龙的方式汇总参与配捐的人数和金额。

一个叫刘建的男子曾向他们允诺:只要投入本金,就可以通过配捐的方式,获得数万元的慈善款。

患者家属李明说,一开始,他并不相信所谓的配捐。“刚开始病友推荐给我,我觉得短短50天的时间,能够把8万块钱多5万块钱出来,真的像融资、高利贷那种感觉,所以我不相信,后面越来越多的病友和我说本金拿回来了,有的说配额也拿到了,我就觉得这个可靠了。”

李明还说,陆道培医院的医生也向他们推荐刘建的配捐项目,最后他信了,因为“医生是当面和我说的。”

刘建告诉李明,投8万,只需要35天,就能拿回本金和配捐的5万元钱。“本金打到个人账户,配额的5万作为慈善款直接用作治疗费用。”

10月5日,李明将8元万元打到刘建的个人账户。截至11月30日,距离返还本金和配捐款的日期已经超出十多天。

这期间,刘建以各种理由推辞。“明天打,今天下午已经叫人安排了,24小时肯定到账,明天没到账你再找我”。24小时后,李先生又打过去,答复是:“那个人不能办事,你等等,我明天亲自给你办。”

患者家属周芳记得,她刚来陆道培医院时,认识的病友不多,护士长两次来推荐刘建的项目,“我们又问了一个病友说没问题,是真的,这样才参加的。”

今年8月8日,周芳给刘建转了第一笔钱,后来又转了一笔,总共14万元。

“刚开始什么都没要,说是医生那里会帮我填资料的。”10月8日,周芳的“配捐”到期,找刘建要钱,刘建让她提供病案首页、诊断证明书、贫困证明,最终配捐还是没下来。期间,周芳数次想报警,但被病友劝住,“他们说前面的人都配捐到了,这个不会不给的。”

11月30日下午6时,大约有八十几个家属,初步统计,有600多万。

数字在不断攀升。截至到12月1日下午5时,数字已经到达131位,涉及金额达到1028万元。

患者给涉事医院写的情况说明。

医院医生推荐“配捐”

患者家属周涛发现钱可能拿不回来后,一夜未眠。

2015年8月,周涛的儿子周鹏查出患有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为了让孩子得到更好的治疗,周涛决定带儿子从新疆医学院转到陆道培医院。

为了筹集治疗费,周涛把老家的2亩地卖了,得了8万块钱,75岁的父亲拿出了多年积攒的5万块养老钱,家里的兄弟姐妹凑出近10万元,周鹏所在的学校募捐近8万元。带着东拼西凑的31万,周涛父子来到了陆道培医院。

今年5月,周鹏的病情严重恶化,查出基因转阳,在短短36天的治疗里,又花费近18万元,花光了周涛之前筹集的所有存款。

山穷水尽之时,周涛选择了2015年的主治医生杨某和其他病友的推荐的同梦慈善基金会的配捐项目。

“手头的同梦慈善基金项目的申请表是杨医生给打印的,我们患者什么都不懂,肯定是听医生的,”周涛对深一度说。

多位患者家属和周涛的说法相同,都是通过陆道培医院的医生,接触到刘建的配捐项目。

今年9月20日,周涛从病友手里借了14万元,投了刘建的配捐项目。按照刘建对周涛的口头协议,2个月后,周涛将收到14万本金和10万的公益捐赠,共计24万元,其中, 14万的本金将打到个人账户,10万的配捐额将打到他的医院帐户。

原本,11月20日,刘建应该打款给周涛,不料11月14日那天刘建发朋友圈说自己的女儿和岳母出车祸,周涛出于同情没有向刘建提起打款的事。

一直到26号周涛才在微信上催刘建早日打款给自己,刘建回复说星期三就会把钱打到周涛在医院的账户上。

结果到29号下午不仅仅是周涛,几乎所有的配捐家属都联系不到刘建,“电话是通的但是没人接,发微信没人回”这时周涛才发现事情不对,开始紧张起来。

拿不到钱,儿子周鹏的治疗就要被迫停止,目前已欠医药费用2800多块钱,连医生给孩子开的药都拿不出来,周涛心急如焚。

和周涛一样,高额的治疗费用已让许多患者家庭承担不起,不少家属都是通过借钱参与到刘建的配捐项目。刘建失联的消息,让这些家庭雪上加霜。

患者家属转账给刘建的凭证。

失联的刘建

11月29日,家属开始疯狂拨打刘建电话,但石沉大海。“微信不回,电话一开始可以打通,之后就关机了。”

深一度记者了解到,刘建是同梦基金会的创始人。百度百科的信息显示,刘建是北京同梦慈善基金会的发起人、秘书长。天津市蓟县人,毕业于中央财经大学会计专业并取得硕士研究生学位,现任北京同梦文化传播有限公司CEO。

在此前的公开报道中,刘建似乎一直致力于公益活动。同梦慈善基金会先后为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郑州儿童医院、四川省人民医院超过6000人次血液病患儿。

在之前的媒体采访中,刘建表示:“只要是公益事业,我会尽力去做。回馈社会是一个企业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

陆道培医院的医生何九江向深一度记者确认,刘建以前确实帮助过别人。“很多患者都确实受到了他的资助,你可以去问问。”多名卷入事件的家属也坦言,2016年以前,参与刘建的配捐的家属都拿回了钱。

新阳光基金会理事长刘正琛回忆说,同梦基金会成立初期,刘建确实帮助过不少患者渡过难关,在病友中有一定的信任度。

“现在他突然失联了,我们也很措手不及。”何九江有些无奈地说。

不过,对于刘建利用个人账户收取家属的 “本金”的方式,一位业内人士认为并不合规。“即便一些项目,患者想自己用钱冲高点,以获得配捐款,也不需要通过别人。”他补充说,公益组织在开始网络募捐活动不能从患者处收钱,“只能给患者钱。”

患者家属写给家属的情况说明。

基金会无公募资质

多名家属称,刘建和他们接触时,都是以同梦基金会的名义进行活动。

资料显示,北京同梦慈善基金由几名长期从事白血病患儿救助的志愿者发起,2014年6月由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批准成立。

不过,早在2015年5月14号,北京同梦慈善基金就已发布公告,宣布将于2015年7月1日起,终止与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的合作关系,并全面叫停同梦白血病患儿救助项目。

而刘建提供给患者家属的《公开募捐知情同意书》却显示,同意书仍以同梦慈善基金为主体,并且提到已经终止合作的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如因住院急需等特殊情况需预知费用的,需提前说明,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将医疗费用直接支付至患者住院的医院。”

深一度记者联系新阳光慈善基金会的理事长刘正琛,其表示:“新阳光慈善基金会将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同时也在联系律师帮助患者。”刘正琛说,事发前他们对刘建以新阳光名义募集善款一事并不知情。此前曾有患者咨询过新阳光基金会相关问题,新阳光当时已澄清双方关系,并提醒过患者不要把钱给到个人。

新阳光基金会的一位工作人员透露,当时的同梦基金会作为专项基金,通过新阳光发起募捐,而同梦本身不是独立注册的基金会,并不具备公开募资的资格,资金全部由新阳光基金会管理。

对于同梦基金会提供给患者家属的《同意书》中提到的内容,新阳光基金会工作人员表示,如果该条款属于新阳光的慈善项目才会使用,但是在2015年终止合作之后,新阳光没有收到同梦提供的申请表格。

患者家属在医院交涉。

医院回应:没有合作关系

除了报警之外,家属试图和医院讨要说法。没有医生的推荐,他们不会轻易相信刘建。有家属称,刘建在周末的时间,会请医院的医生吃吃喝喝,甚至一同出游。

11月30日晚10点,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在微信公众号发布声明,否认了同梦基金会的合作关系。“我院接到患者反映,同梦基金联系人刘建与患者进行配捐的行为涉嫌诈骗,同时部分患者已向公安机关报警。在此我院郑重声明,我院从未与同梦基金签署过任何合作协议类文件,与同梦基金不存在任何合作关系。对在院患者可能被骗深表同情。”

不过,深一度记者注意到,许多迹象表明燕达陆道培医院和刘建此前多有交集。

今年六一儿童节,北京陆道培干细胞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篇文章,文中提到,“同梦慈善基金会负责人刘建和影视演员黄小戈特意带来了节日礼物看望我院的小患者。”

其中特别提到:“作为陆道培医院的长期合作项目也是老朋友,刘建先生每年都会在儿童节这天为我院的小患者送来礼物和祝福。”

在另一篇文章中也提到,“近几年来,北京同梦慈善基金会也是燕达陆道培医院的长期合作伙伴,一直在帮助道培医院一些需要帮助的家庭”

晚上10点30分左右,这些文章均显示已被发布者删除。

12月1日上午,深一度记者来到燕达陆道培医院,一名医院工作人员回应说,文章提到的长期合作项目并非配捐类合作协议,而是指刘建节假日到医院送东西的活动。对于刘建个人开展的配捐活动,医院之前都不知情”。

针对医务人员是否和刘建长期开展的配捐活动存在利益关系的问题,该工作人员说:“这个我们也不好说,公安机关正在调查,医院会积极配合调查。”

“我现在也不知道刘建在什么地方,是真的跑了,还是有病了或者家里出事情了,我也不太清楚,我去他们家找他,他也不在。”刘建的朋友何九江说。

深一度记者了解到,目前三河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已介入调查此事。

北京律师张新年对深一度表示:“初步来看,刘某的行为已涉嫌诈骗,且涉案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恶劣,应依法予以严惩。在特定情况下,相关医务人员也有可能构成共犯,同时医院也可能承担民事责任和行政责任,在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期间,建议医疗主管部门也及时介入调查处理,切实维护患者及家属合法权益。”(文中所有患者及家属均为化名)

(原标题:《配捐黑洞:“慈善家”卷款上千万元,百余白血病患者中招》)

关注我喜悦
用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