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 首页>新闻
管道升:最圆满的婚姻,是比翼齐飞
来源于:新华网时间:2018-04-15 21:41:31
1 

管道升是元代著名的女性书法家、画家,她的夫君,是元代著名书画家赵孟頫。

赵孟頫不仅有才华,还是宋太祖赵匡胤的第十一代世孙,后又一直得到元代皇帝的重视。可管道升也毫不逊色,史书上说她聪慧敏捷,仪态端庄,姿色秀美。可拥有这样一位近乎完美的妻子,五十岁的赵孟頫还是起了想要纳妾的念头。

纳妾需要得到原配夫人的同意,所以赵孟頫找管道升商量。听完丈夫的提议,管道升正执笔写字的手忽然就抖了一抖。这许多年来,他们同行同卧,他去外地上任,她定会跟在身边。许多个闲暇的午后,他们一个磨墨,一个写字画画,间或互换位置,比比谁更胜一些。这些夫妻间的小乐趣,都历历在目,他却有了迎娶新人的想法。

管道升放下笔,为自己深深叹息。哭闹吗?她不会這一套,想必也不管用,丈夫说是商量,其实是来通知她一下。想到日后,会有一个年轻娇艳的女子和丈夫琴瑟相和,伏枕调笑,她的心就像深秋的花瓣一样,一片又一片地凋零。

她没有说同意,也没有说不同意,只是提着笔略一思索,便写下了一首小词递给他:“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如火。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我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这么多年的夫妻情,我们已经难分彼此,我们的关系,就像泥和水,已经彼此融入,彼此融合,无论是时间还是命运,再也分不开你我。是的,如果强行分开,那么就一起打破,再分别重塑,可是,你身上有我的骨,我身上有你的魂,我们的心已经长在了一起。

赵孟頫拿着那页纸,被妻子的爱情颂歌深深打动。是啊,他们如此完美,如此相爱,如此不能分开彼此,又何苦再来一个人插在中间呢?他从此不再提纳妾的事,专心和妻子研究学问,日子静好如初。

元世祖死后,赵孟頫辞官回家,后来又被太子信任,再次为官。无论处于什么样的境地,管道升都从容应对。她有阕《渔父词》写道:“人生贵极是王侯,浮名浮利不自由。争得似,一扁舟,弄月吟风归去休。”那种从容清淡的心性,一如她笔下的墨竹。

关于两人的家庭生活,管道升也曾有首诗描述过:“春晴今日又逢晴,闲与儿曹竹下行。春意近来浓几许,森森稚子日边生。”暖融融的春光中,小儿女在绿意森森的竹下玩耍行走。生活闲逸安详,岁月如此宁静幸福。

延佑六年(公元1319年),管道升病逝。赵孟頫伤心不已,为爱妻撰写墓志铭《魏国夫人管氏墓志》。

管道升给了丈夫多年和美顺意的家庭生活,同时,她又以擅画兰竹、兼精书法,和夫君比翼齐飞,共同在书画史上留名。元仁宗曾将赵孟頫、管道升及其子赵雍的三段书法作品共同装帧成一个卷轴,目的是“使后世知我朝有一家夫妇父子皆善书也”。

关注我喜悦
用微信扫一扫分享
1